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兩會 維穩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兩會啟動中國全年最嚴維穩

media
圖為北京天安門廣場毛澤東像前攝像監控設備 路透社照片

中國全國政協、人大“兩會”3月3日起登台。據美國之音指中國當局循例展開政治敏感期維穩行動。而由於2019年恰逢多個重大政治事件的周年紀念,因此當局對政治敏感人物的監控及對維權人士和訪民的截訪和驅趕似乎比以往更加嚴厲。


據美國之音報道說,中共從兩會起啟動2019特殊政治敏感年嚴厲維穩。中國全國政協、人大“兩會”3月3日起即將登台。中國當局循例展開政治敏感期維穩行動。而由於2019年恰逢多個重大政治事件的周年紀念,因此當局對政治敏感人物的監控及對維權人士和訪民的截訪和驅趕似乎比以往更加嚴厲。

2019年度的全國政協人大“兩會”近日將開場,而當局的維穩行動已開始嚴密部署和執行,除對異議和民主人士進行監控或“旅遊”外,一些在北京的維權人士和訪民則被攔截、清理和驅趕。

報道說,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是每到政治敏感期必遭“上崗”或“被旅遊”的主要敏感人物之一。胡佳星期五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兩會”維穩開啟2019這一特殊敏感年的嚴控,可以預料,隨着五四運動、六四屠殺、中共建政這些重大政治事件的“逢十”紀念日的到來,當局的維穩將特別嚴厲。

他說:“而今年又有六四30周年、五四的100周年,還有70周年的大慶。所以說,兩會是這些的啟始,也是一個演練吧。往年有的它今年都有。也因此我們能感覺到,哪一個國家的議會開會的時候需要100多萬人,就包括軍隊、武警、公安、國家安全,以及社會安保力量,會需要這麼多人去所謂保衛。什麼樣的人開會如此的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動用這麼多的社會資源。但是,中國每年都會上演。如果在它的特殊年份的話,這種上演的幅度還要比其他年份加大。”

胡佳表示,據他了解,已經有人被上崗或“被旅遊”,他本人已遭上崗,而且馬上就被帶離北京異地監管。

他說:“首先過去有的,比如說它那些維穩重點人,今天我知道查建國(北京民主人士)已經離京了,可能3月16號左右才能回來吧。我也知道齊志勇(六四抗暴傷殘者)2月16日就‘上崗’了。我這邊也是一樣,我2月16日也是開始。後天的時候才離開北京,但什麼時候回來沒有具體告訴我。去的地方也是廣東那邊。”

報道引述維權網消息,許多在北京的維權人士和上訪者近期也遭當局截訪、清理和驅離。長期在北京的遼寧撫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受害人朱桂芹,2月24日在北京遭警察扣押,並由撫順市政府截訪人員強行押送回撫順,被控制在一家醫院病房裡,被多人換班24小時看守。朱桂芹多年前被截訪回當地被看押時曾遭受過暴打。

湖北潛江的梁志英2月28日在北京地鐵遭警察查身份證,後被帶上警車送到專門關押上訪人員的“北京市馬家樓救濟服務中心”。隨後被當地多人押上火車回潛江。

維權網表示,由於今年維穩氣氛緊張,北京公安直接帶領地方截訪人員搜查目前仍滯留在北京上訪的訪民。

報道說,遼寧丹東訪民張正廷和宋玉潔夫婦2月27日在北京大興區住處遭警察和當地截訪人員上門,經抗爭後被送到馬家樓,再被帶回丹東。宋玉潔星期五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們長期在北京上訪,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一到敏感時候就被驅趕。

她說:“就這麼我就進了馬家樓,進了馬家樓是3點多鐘,遼寧那邊的加我們4個人。7點半的時候又進來一批,被我們地方的公安的、政府的給我們接出來了。然後我們就回到丹東,送到一家漢庭酒店,由當地的農民每天看護我們。我說,我們也沒有違法。對不對,你把我們廠子搶沒了,家也搶沒了。我現在要家沒家,要什麼沒有。我在北京長期居住,已經住10年了。可是你們一到非常時期就截我們。我在12年十八大的時候被他們截了,然後還給我們打了,派出所用手銬子給押回來。眼睛沒差點給我打爆了。”

此外,維權網還報道,上海維權人士王海鳳和趙學鳴在去北京腫瘤醫院看病時,被上海駐京辦人員攔截。湖北省襄陽市維權人士何斌、徐彩虹夫婦,2月27日在北京前門附近租住地,遭派出所和市局警察驅趕。

四川省訪民齊良容,2月15日被當地政府的僱用的人員從北京押回老家,至今下落不明。齊良容十幾年的冤案未得到解決,反被地方政府強制拘留近20次。最近一次是被刑拘一年半後,去年10月無罪釋放。

報道還說,現已逃到泰國尋求庇護的北京維權人士張淑鳳網上透露,她的丈夫張德利近期被順義區當局雇的人員看守,失去自由。

上海維權人士沉蓮滿和沉玉青,2019年2月26日在公安部信訪時,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人員攔截,押送回上海。

江蘇省鎮江市潤州區馬玉珍和丈夫蔣湛春,2月26日在北京被自稱是鎮江市公安局的人綁架,被當地公安限制了自甴。蔣湛春2015年年被陷害犯敲詐勒索罪,被關472天後2017年被無罪釋放。

重慶市江北區訪民陳小貴,2月27日凌晨一點左右在去北京西站途中,被重慶市駐京辦工作人員攔截並帶走。

據聯合新聞網今天報道,中國全國「兩會」(人大、政協)進入倒數,北京進入戒備森嚴的政治熱季,前往北京的乘客和送往北京郵件都要「二次安檢」,攔截上訪民眾入京外,北京禁飛「低慢小」航空器,更有地方政法委為此啟動「戰時機制」。

報道說,最近一段時間,在微博、微信上對於敏感詞過濾趨於嚴格,隨即會遭到封鎖,無法順利傳送或轉發。比如涉及像是民眾傳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專列通過中國城市,以及台灣遊戲「還願」疑似影射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等,連截圖轉發也可能受阻。

報道說,中國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2月22日到23日一連兩天在天津活動,主要是檢查「兩會」(全國)的安全工作,包括高鐵車、物流收發站、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等處。

距離北京超過700公里的河南省滎陽市,當地政法委發布通知,宣布全國兩會期間啟動「戰時機制」,每天回報「重點人員」穩控情況及當天「超省進京集訪情況」。

中國各地陸續傳出訪民赴北京遭攔截的情事,強力啟動維穩機制。中共當局將把趙紫陽前秘書鮑彤、獨立記者高瑜、八九學運領袖及前維權律師浦志強、天安門母親群體等,列入首波高度監控的重點人物。

報道說,從即日起到3月中旬,搭乘開往北京的高鐵及一般鐵路列車的旅客,都須在車站內接受「二次安檢」,當局提醒需要提前一小時到乘車候車區。乘客不能攜帶任何刀具(含剪刀及尖銳工具)、髮膠、慕斯、指甲油、染髮劑等易燃物體及自噴壓力容器,攜帶打火機不得超過兩個。

中國國家郵政局從即時起至3月15日兩會結束期間,對所有寄往北京的郵件進行「二次安檢」。其中,對寄往兩會代表、委員駐地及中央領導機關等地郵件,更需要「三次安檢」,從新疆寄往北京者,更需特別檢查。

據報道說,在中國全國兩會這段期間,北京禁飛「低慢小」航空器,即禁飛「飛行高度在1,000公尺以下、飛行時速小於200公里、雷達反面積小於二平方公尺」的航空器,主要包括輕型機、滑翔機、三角翼、載人氣球、飛艇、滑翔傘、無人機、航空模型等。從3月3日零時至全國兩會閉幕當天24小時期間,在北京市行政區域內,畫設臨時空中限制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