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國際縱橫
rss itunes

中越邊界戰爭40周年

作者 法廣

聽眾朋友,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第二次峰會選擇在越南舉行,越南也因此成為國際聚焦點。適逢今年是中越邊界戰爭40周年,中越關係也受到關注。為紀念中越戰爭爆發40周年,越南政府相關部門前不久紛紛舉行多項相關慶祝活動,包括慶祝儀式、圖片展覽、與參戰退休軍人見面和交流,以及相關研討會等。越中戰爭在中國被稱為對越自衛反擊戰,越南則稱反中國擴張主義或維護祖國北部邊界地區戰爭。

中國方面稱,在20多天的作戰中,中國邊防部隊重創越軍4個正規師10個團,斃敵37300餘人,俘敵2200餘人,繳獲大批武器裝備和作戰物資,摧毀了越南北部地區針對我國構築的大量軍事設施,給越南侵略者以有力的打擊。在政治上,軍事上取得了重大勝利。在完成預期目的之後,中國邊防部隊於3月16日全部撤回中國境內。

為紀念中越戰爭40周年,越南官媒越通社2月17日刊文指出,當年中共軍隊突然向越北邊界發動大規模攻擊是為了落實中共高層“蓄謀已久的計畫”,其主要目的是解救中共支持的柬埔寨波爾布特政權。該文分析羅列出中共當年不惜付出慘重代價攻入越南的四大“基本目標”。該文章題為《1979年捍衛祖國北部邊界戰爭  勝利和歷史教訓》,作者是越南歷史科學協會會員陳友輝,文章說,中國是越南的鄰國。在革命鬥爭過程中,兩國人民關係十分密切,雙方相互團結,互相幫助。但在越南人民抗美救國戰爭取得勝利(1975年)之後,兩國關係就開始惡化。1979年初,當越南人民軍進攻和推翻波爾布特政權以協助柬埔寨人民擺脫種族滅絕制度時,中國政府和部分國家極力宣傳歪曲越南志願軍在柬埔寨領土上的存在的事實。當時國際格局正發生深刻的變化,蘇聯-中國矛盾加劇,中國-美國關係顯著改善,中國和美國均將蘇聯視為“頭號敵人”。經過多次向越南進行軍事挑釁之後,1979年2月17日,中方動用6萬士兵和500多輛坦克和裝甲車,以及多達數千門的各類大炮,在越中邊界全線從萊州風土縣至廣寧省芒街發起侵犯越南領土的攻擊。中國當局對越南北部邊界發起攻擊的四大基本目標包括:

 

第一,迫使越南志願軍撤出柬埔寨,為波爾布特恢復力量,保住剩下的根據地,繼續從事破壞剛設立的柬埔寨革命政府的活動等創造有利條件。

第二,爭取包括美國在內的正在從事破壞越南革命活動的各大國的幫助來協助中國實施“四個現代化”(即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

其三,破壞越南國家經濟、國防設施,煽動暴亂,迫使剛取得1975年抗美救國戰爭勝利後的越南的國家軍事和政治地位下降。

其四,向東南亞地區各國“大秀肌肉”,同時試探蘇聯和世界輿論的反應,為該國後期搞軍事冒險做好準備。

中方認定,憑藉其軍力在人員和武器裝備的優勢(步兵是越南的3.5倍、炮兵是越南的5.7倍、坦克和裝甲車數量是越南的9.8倍),中國軍隊將能迅速粉碎越南邊界防禦系統,另一方面,越南軍隊一大部分力量在柬埔寨執行國際任務,因此北部邊界救援將遇到諸多困難。

從該認定出發,中方提出迅速佔領部分重要高地,然後根據實際情況深入進攻越南內地。儘管如此,實際上,中國軍隊已經遭到越南各方面的強烈反擊。

戰爭初期,越南方面主張不動用戰略後備軍參與戰爭,也不匆忙從南方撤回主力軍,而將動用當地綜合力量,動用第一軍區和第二軍區的當地武裝力量,同時補充一部分救援力量。

歷經十天的戰鬥,第一軍區和第二軍區的武裝力量和越南北部地區各省人民英勇頑強戰鬥,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緩解中國軍隊的“速打速戰”計畫,迫使對方動用戰略後備軍參戰。

中方軍力以人員和武器裝備的優勢逐步深入越南領土,分別佔領老街省(2月19日)、高平省(2月24日)、甘堂(2月25日)和諒山(2月5日)等地。

在緊急情況下,越南政府決定調動各主力兵團,開展大規模的反擊戰爭。1979年3月,越共中央軍委、越南國防部已迅速將全部武裝力量轉移到北部,同時決定1979年3月2日在邊界陣線成立第五軍團。第一軍團、防空空軍軍種和其他技術兵種的主力單位都處於備戰狀態。

為了發揮全國的綜合力量,3月4日,越南國會常委會決定實行全國總動員,意在保衛祖國。

當時,中國由於遭受嚴重的損失而未能達到所提出的目標,同時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1979年3月5日晚,中國政府宣布撤軍回國。為了表達善意,同時希望恢復兩國友好關係, 越共中央委員會、越南政府已命令北部邊境地區武裝力量和人民停止反擊,為中國軍隊撤軍回國創造條件。截至1979年3月18日,中國軍隊全部撤出越南領土。

文章說,越南軍民的北部邊界保衛戰僅僅1個月(1979年2月17日至1979年3月18日),但其意義重大。越南軍民共消滅了6.25萬中國軍,擊毀550輛軍車,迫使對方撤軍回國,完全挫敗了中國執政者在印度支那半島強加大國利益的陰謀。

為了在此戰中獲得勝利,越南人民也遭受了重大損失,傷亡幹部和戰士達3萬多,數萬名平民喪生。高平、諒山、甘堂、老街等市(縣級)幾乎完全被毀,總共320個鄉、735所學校、41個農場、81家企業、38個林場受損,40多萬家畜被殺或搶走。越南6個邊境省約350萬人失去了房子、財產和生活工具。

越通社還對戰爭發生時首個援越蘇聯專家進行了專訪,這名前蘇聯Porfiry Ivashko中將回憶說,1979年2月,他接到新任務,赴越南參加軍事顧問專家小組,協助越南開展北部邊界保衛戰。到越南之前,他已了解有關越南歷史、國度以及越南人的性格和氣概。他指出,越南和蘇聯擁有悠久的傳統友好關係。蘇聯人民一直體貼越南人民在各場反對帝國戰爭中所遇到物質和精神上的困難,並給予同情。因此蘇聯人民對越南北部邊界保衛戰表示大力支持,並對越南提供全面的幫助。該中將評價說,越南軍民十分聰明,很快地掌握和運用新的軍事知識和技術。

旺報的一篇綜合報導指出,1979年的中越戰爭,雙方皆宣稱打勝仗,但若單就戰場上的傷亡數,都只能算是「慘勝」,具體傷亡數眾說紛紜,而對越南造成更深遠影響的,則是解放軍在撤退時採取的焦土政策,將越南的鄉村和基礎設施毀壞殆盡,重創了越南的經濟。

文章說,1979年5月17日,解放軍完成作戰任務撤回中國兩個月後,越南共產黨機關報《人民報》發表了一篇題為《截至一九七九年三月底一些目前可以看見的損失的初步統計表》的報表,初步統計了一個月的中越邊境戰爭裡越方的部分損失。

至於傷亡人數,則眾說紛紜,越方稱中方傷亡達62500人,中國官方則宣稱受難者只有6954人。同樣地中國估計越方死亡約42000個軍人和70000民兵,不過越共宣稱死亡人民約超過一萬人。顯然,雙方官方都有所隱瞞。

陸媒引述曾親眼見證中越戰爭的大陸軍事作家李存葆的說法,他指出,解放軍傷亡的真實數字應當為2.7萬人,其中陣亡將士為6000多人,負傷戰士為2.1萬多人,在6000多陣亡將士裡,有部分並非死在敵人炮火下,而是死在劣質武器中。究其原因,由於當時大陸剛經歷文革,影響了兵工廠生產品質,他也將當時的見聞寫成了小說《高山下的花環》。

有越南學者表示,這場戰爭除了給越南帶來很大的軍事教訓外,也可從中吸取政治外交上的經驗,像是偏離平衡外交等錯誤路線。越南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前主任武楊寧表示,越南當時對自己、盟友、對手的評估有誤。越南因在抗美戰爭取得勝利而感到自滿,所以錯誤評估自己在國際棋盤上的位置和力量。

美國從越南撤軍後,仍是世上具有影響力的強國。越南雖然主張與美國建立正常化關係,但是越方所提「治癒戰後傷痛」讓雙方談判於1978年陷入僵局,而美國和中國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

武楊寧表示,越南政府領導當時因偏離所奉行的平衡外交政策,完全偏向蘇聯,導致北京當局不滿,利用相關藉口發動戰爭。武楊寧指出,如果越南保持胡志明主席自1960年代所奉行的平衡外交政策,「時代問題可以以不同的方案來解決」

越南學者表示,這是越南人民軍的正義自衛與實施國際義務的戰役,但因宣傳工作有限,導致在北京的宣導下,越南陷入被國際社會孤立與譴責的窘境,造成外交方面的嚴重損失。越南因此應從中記取教訓,應以國際化方式來解決衝突,促使對外關係多樣化、多邊化。

陳一新:特朗普政府更希望從中東脫身

美國制裁伊朗與中東緊張格局的升級

馬來西亞政局大翻轉以及對馬中關係的影響

一些西方國家調整對中國的軍事戰略

看羅興亞人的遭遇和昂山素季面臨的壓力

美國新版《國防戰略》中俄被列為主要競爭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