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查韋斯幽靈揮之不去 特朗普談美國出兵委內瑞拉

作者 弗林

連日來備受國際輿論關注,作為石油出口國組織(OPEC)成員國的委內瑞拉目前所經歷的,“一國兩總統”治下的政治緊張期,在周日又再次受到了外力的影響。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天由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出的一檔,面向全美民眾在超級碗收視黃金期播出的專訪節目中再次談及,雖然他並不願意提到美國對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政權動武的可能性,但他重申這“確實是一個選項”。特朗普並透露稱,事實上馬杜羅曾在幾個月前就向他提出過會面邀請,但遭到了他的拒絕。此外,他還指出委內瑞拉曾是南美北部最富有的國家,但在馬杜羅治下的該國現在那裡只有貧困、痛苦和犯罪。

作為全球已知石油儲存量最大的國家,以及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出口國之一,委內瑞拉的經濟發展在新世紀以來,可謂經歷了前十餘年驚人的增長,以及在近年來隨着國際油價的極度下跌,石油經濟占國家收入比例的巨幅膨脹,及龐大且無可持續性的社會福利模式崩盤而遭受重創。顯然,委內瑞拉今天國內經濟局勢動蕩的現狀,離不開其已故前總統、拉美極左翼領導人代表之一的查韋斯(Hugo Chávez)在當政時的政策方向選擇。他在1999年2月2日至2013年3月5日期間,直到他去世時被選上四任委內瑞拉總統,是一名著名的與卡斯特羅時代古巴相好的拉美“反美旗幟”。也正是在他的任期內,委內瑞拉的人均GDP從1999年的4077美元,一度漲至2013年的13545美元。受到人口基數巨大等因素影響,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人均GDP在2014年,曾達到目前最高的10840美元。顯然,委內瑞拉的經濟和民眾收入水平在查韋斯的總統任期內有所提高。但他在領導國家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也看到了通過集中政府權力和利用石油產業,作為相對不需太多努力就能立刻獲得經濟回報的發展模式,能給他在政治上所帶來的其他國際領導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政治優勢。

正因如此,以拉美左派先驅標榜的查韋斯在任內明確把社會主義定為,本國的發展道路。他並提出構建“21世紀社會主義”的治國理念。他提出,“21世紀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應是,將國家主權、社會正義、公平分配和真正民主;把經濟社會化,建立新的生產模式,使勞動高於資本;強調社會所有制,創造新的生產關係,使生產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在這一極左的民粹主義模式下,查韋斯政府確實通過巨額石油收入,並向該國國內的窮困和普通民眾,提供了大規模的社會開支和服務保障。有統計顯示在他的任期內,委內瑞拉政府在社會開支投入了大約4000億美金。而該國在2014年GDP登頂時,也只是全年GDP超過4824億美金,可想這一政府社會開支數字的額度之大。儘管很多委內瑞拉民眾在政府開支的幫助下比過去更為富有,他們對政府的依賴程度也隨之加大。與此同時,委內瑞拉當局對石油經濟的依賴程度同樣也在逐年攀升。以查韋斯死後不久的2014年委內瑞拉經濟統計數據為例,該國對外貿易在當年佔全年GDP的48.1%,而其對外出口則佔GDP的16.7%,其中超過95%的都是石油產品出口。

這樣的發展模式無論是從經濟、社會還是政治層面都是極具危險性的,猶如手持定時炸彈。正如老話說“不要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當查韋斯的副總統,現任官方總統馬杜羅繼任後,與前者相比又嚴重缺乏個人魅力的他,僅能在查韋斯死去不久後以類似“先知託夢”的方式,並稱查韋斯曾在夢中化成鳥來祝賀他勝選,從而來提升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在上任一年多後,馬杜羅卻迎來了2014年下半年國際油價的暴跌。當年最後一天,紐約商品交易所將原油期貨價格記錄於每桶53.27美元,而在2008年,國際原油每桶價格曾高達147美元。經濟的嚴重衰退和通貨膨脹的急速惡化也引起了委內瑞拉普通民眾的不滿和傷痛。根據聯合國在今年一月發布的數據顯示,迄今已有超過300萬委內瑞拉人(約佔其總人口的十分之一)逃往其他國家,這是拉丁美洲近代史上最大的人口流動。與此同時,為了確保對政府權力的控制,馬杜羅在2017年甚至不惜以修憲和自立國會的方式,來確保自己的權利不受動蕩局勢影響。2017年春天,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有上百名抗議者在與效忠馬杜羅的軍警對抗中被打死。

儘管這場街頭運動在稍後得以緩解,馬杜羅也在備受爭議的2018年總統選舉中宣布勝選,但引起該國國內動蕩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因素並未得到解決。這也給予了作為反對派領袖,以及由反對派控制的國會議長鬍安•瓜伊多(Juan Guaido)在今年1月23日公開宣誓成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與馬杜羅政府分庭抗議的歷史機遇和民意支持可能。瓜伊多的臨時總統頭銜目前已得到美國和歐盟立法機構,歐洲議會的支持。而在西方國家中包括法國、德國、英國等大國,都在近日要求馬杜羅宣布提前選舉,否則將承認瓜伊多的合法地位。此外,在近年來飽受委內瑞拉難民潮影響的南美洲巴西、哥倫比亞、巴拉圭、阿根廷、智利、秘魯等國都已在馬杜羅和瓜伊多之間選擇占隊,紛紛承認後者的合法地位。

綜合各方報答來看,目前對瓜伊多臨時總統地位持有反對態度,或尚不明確的國際勢力僅為俄羅斯、中國和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而在他們其中,瓜伊多已向北京表示他的政府願意履行所有該國與中方簽署的協議承諾,並願意與中國官員儘快進行接觸。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在上周五的講話中作出了,“我們也願同各方相向而行,勸和促談,共同努力,為委內瑞拉問題的妥善解決創造有利的條件”的模糊表態。另在歐盟委員會方面,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莫蓋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則於近日提出了,歐盟將主導一個國際聯絡小組,以試圖調解委內瑞拉緊張局勢的方案。俄羅斯方面,儘管克林姆林宮堅決否認已對該國出兵,但1月底已有包括來自路透社的消息稱,一些俄籍武裝人士已經或正在進入加拉加斯。當特朗普於周日再次談及美國出兵委內瑞拉的可能,俄外交部拉美司司長亞歷山大•謝季寧(Alexander Shchetinin)則立刻回應稱,“國際社會的目標應是幫助委內瑞拉,而不是在超出其邊境的情況下,以破壞性的方式介入局勢。”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記事本上,“向哥倫比亞派遣5000士兵”的字樣在近期的一次記者發布會上被記者現場拍到,更是引發外界對於美國軍事干預委內瑞拉局勢的猜想。

李鵬死了 平庸總理如何成了“天安門屠夫”

黑社會痛打反送中 香港兇險的一幕

特朗普會晤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國際人士其中4人來自中國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大陸李文足香港何韻詩:向國際社會勇敢發聲的中國人權女俠

楊建利談美國“擁抱熊貓派”高調發聲

大阪習特會:習近平二渡陳倉還有第三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