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科技 經濟 貿易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華為神秘崛起為世界巨頭現遭歐美合力封殺

media
華為 網絡

中國名企華為短時間內從默默無聞崛起為全球科技龍頭大公司。中國把華為視為本國領軍全球技術領域雄心的關鍵驅動力。但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則將其視為間諜和破壞活動的潛在渠道。華為也正在遭受全球範圍內的挫折。


據紐約時報報道,華為是中國最引以為豪的企業成功案例之一,一個尖端技術巨頭擊敗了西方競爭對手,成為連接我們這個現代世界的最大硬件供應商。但現在華為在全球各地都遇到了障礙。

多年來一直認為這家中國電信巨頭是個安全威脅的美國,直接對華為領導層開火,在加拿大的配合下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華為副總裁,財務總監孟晚舟。

不過,華為最近的挫折來自多個地方,從新西蘭、澳大利亞到英國、加拿大。中國把華為視為本國領軍全球技術領域雄心的關鍵驅動力。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則將其視為間諜和破壞活動的潛在渠道。

據加拿大政府周三說,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周六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溫哥華轉機時被加拿大政府拘留。美國正在尋求引渡孟晚舟,但沒有說明導致她被逮捕的原因。

周四,這一消息在中國引發了憤怒和震驚,就在幾天前,美國和中國的領導人剛剛宣布了暫停兩國之間的貿易戰。

在類似Twitter的平台新浪微博上,以民族主義論調著稱的官方報紙《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把孟晚舟被拘留描述為向中國“宣戰”。

中國投資行業頗具影響力的研究和諮詢公司清科集團董事長倪正東在他的微信社交媒體賬戶上寫道:“中美之爭不僅僅是貿易之爭,是全面的競爭。加油,我們的祖國!”
 
紐約時報說,應美國要求,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周六在加拿大被捕。孟晚舟是華為創始人的女兒。在周四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外交部已要求美國和加拿大官員解釋拘留的原因,並立即釋放孟晚舟。

據耿爽批評說,“在沒有給出明確理由的情況下就把人拘押,當然違反了當事人的人權。”。

華為周四表示,不知道孟晚舟有何不當行為,而且無論在哪裡運營,都遵守當地法律。孟晚舟是華為創始人的女兒。該公司長期以來一直否認自己替北京從事間諜活動。

在許多年的時間裡,圍繞着華為的不信任迷霧很大程度上僅限於美國。自從美國國會2012年的一份報告強調了華為的安全風險以來,AT&T等美國大型移動運營商一直都避免在其網絡中使用華為的設備。

作為回應,華為把業務重點放到了其他地方。華為在歐洲和日本等富裕地區的成功,幫助它成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機品牌。華為去年的收入超過900億美元,其中四分之一以上來自歐洲、中東和非洲。

報道說,但現在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地區似乎與華盛頓站在了一起,反對使用中國的技術。在華為許多最重要的市場上,政府主導的針對該公司的集體倒戈,將對其業務產生嚴重影響。

今年早些時候,澳大利亞禁止華為為該國第五代移動網絡(5G)提供技術。上周,新西蘭阻止了一個主要的移動運營商購買華為的5G設備。英國情報主管本周罕見地公開露面,他在講話中說,在是否允許華為建設該國5G基礎設施問題上,英國很難抉擇。

加拿大的情報負責人在周二的一次講話中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雖然沒有提到華為或中國。華為已在與加拿大和英國的主要移動運營商測試5G設備。

在華盛頓與北京大打關稅戰的背後,是對超級計算、人工智能和5G移動互聯網等未來技術領先地位的更深層次競爭。在許多中國人眼裡,這種競爭不僅僅是商業的,而且是不同文明的競爭。競爭的焦點在於是否擁有作為一個超級大國正當地位的能力。

“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必須面對新的形勢,拿出新的戰略對策,度過這個危機階段,”北京技術智庫互聯網實驗室創始人方興東周四說。“這也是中國高科技全球崛起必經的成人禮。”

華為一直試圖避免捲入這場鬥爭。在《紐約時報》看過的一份今年1月的內部備忘錄中,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為設法度過這個不確定的時代勾畫了一個策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一直試圖通過悄悄調整公司的海外策略來避免衝突。據任正非曾經寫道,“最終經過多年的努力,我們的目標是讓歐洲人把華為視為一家歐洲公司。” 

他寫道,關鍵是要不斷適應。但要不聲張地去做。

據任正非還寫道,“有時候,找個安全的地方等待暴風雨過去是最好的辦法。”

任正非說,歐洲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華為已在像英國這樣的國家培養政治友誼,並大舉投資。

加拿大似乎是另一個安全港。“加拿大政府非常明智和開放,讓我們對在該國的投資充滿信心,”任正非寫道。

紐約時報說,這一切都是在華盛頓幾乎將華為在中國的主要競爭對手中興通訊擠出市場之前。

今年4月,美國商務部禁止中興使用在美國生產的零部件,理由是中興沒有懲罰違反了美國對伊朗和朝鮮制裁的員工。由於中興嚴重依賴美國的微芯片和其他技術,此舉實際上等於判了中興死刑。

在對中興立案的過程中,美國政府也開始對華為展開調查。

美國商務部在2016年首次宣布對中興的調查結果時,曾公布了一份中興內部文件,文件介紹了規避美國制裁的最佳做法。

在描述這種做法時,文件把一個代號F7的公司作為成功的典範。文件中對F7的描述與華為相符。

該報道說,《紐約時報》看到的一份傳票副本顯示,幾個月後,美國商務部傳喚華為,要求其提供向古巴、伊朗、朝鮮、蘇丹和敘利亞出口或轉手出口美國技術的所有信息。

今年,當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要求司法部調查華為可能違反制裁時,調查範圍進一步擴大。紐約東區的檢察官接手了此案。

最終,特朗普政府決定減輕對中興的懲罰,以求在與朝鮮舉行歷史性峰會之前,緩和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緊張關係。但華盛頓支配中國科技公司命運的能力,已非常清楚的展現給了太平洋兩岸的人們。今年10月,美國商務部對福建晉華實施了出口管制,這家政府支持的半導體公司被控竊取了美國芯片設計。

如果華為被禁止使用美國技術的話,後果將很嚴重,儘管可能不會像中興那樣面臨生存危險。

據研究公司國際數據公司(IDC)的硬件分析師肖恩·高(Sean Kao)說,華為與中興的一個關鍵區別是,華為智能手機的主要微芯片並不依賴於高通(Qualcomm)等外部供應商。華為製造的手機中大約三分之二使用自己製造的芯片。

儘管如此,美國公司仍為華為的設備提供其他類型的芯片,也為華為的光纖網絡和其他專業部件提供光學設備。

據數據提供商IHS Markit的高級研究總監斯特凡納·特拉爾(Stéphane Téral)說,“我不知道有多少供應商受影響,”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說:“它們不會被輕易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