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韓國人接替孟宏偉 俄羅斯空歡喜

作者 安德烈

北京秘密抓走中國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後,大國為爭奪這一難得的主席位置的鬥爭驟然加劇。最終,俄羅斯敗北,美國全力推薦的候選人---韓國人金鐘陽當選主席。

星期三,國際警界選舉大幕落下,韓國人金鐘陽當選位於里昂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他的競選對手--俄羅斯將軍普羅科普丘克落敗。莫斯科不甘心失敗,揭露選舉背後遭遇的強大壓力。

金鐘陽一開始就得到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堅定支持”,在孟宏偉突然神秘失蹤,隨後北京不得不承認“誘捕”,且以其本人名義發出一張沒有本人簽名的“辭職信”之後,主席寶座落空,金鐘陽臨時代理主席。幾天後,為支持遭國際指責的稀罕乖張不合法理的綁架之舉,北京拿出了一個對付所有失寵官員的鐵打不變的理由:孟涉嫌貪腐。

面對歐美支持的金鐘陽,俄羅斯全力支持少將普羅科普丘克爭取主席。俄方辯護稱,絕非如俄羅斯反對派所言,要把國際刑警組織變成順手鎮壓國內反對派的工具。被迫辭職的孟宏偉當選之初也遭到類似的指責,人權活動者指他將利用手中可以發放“紅通令”的權力,拘捕在中國境外的異議人士,孟宏偉是中國公安部副部長,之前已有鎮壓者的名聲。但誰也沒想到,孟主席竟然最後落在了他為之效勞的中共之手。

俄羅斯候選人一開始就遭到類似的質疑,是不是要把國際刑警組織變成私器?尤其是在金融時報周日引述英國情報,傳出目前擔任國際刑警組織副主席的普羅科普丘克少將是周三選舉最被看好的人選這一信息之後。

面對質疑,俄羅斯內政部長表示,這位56歲的將軍將竭盡全力“為國際警界的利益服務”,強調少將在國際刑警組織的經歷和經驗,並且駁斥對俄羅斯候選人懷着敵意的指責是“不能忍受的政治伎倆”。根據傳記,普羅科普丘克1990年代起服務於俄羅斯警察機構,2003年提升為俄羅斯警察部隊少將,2006年起參與國際刑警組織工作。他精通德語、波蘭語、意大利語、英語及法語,因此晉陞很快,在這一國際機構里擔任國際刑警組織與歐洲刑警組織總聯絡官,分管歐洲犯罪事務。2014年,他被任命為國際刑警組織執行委員,2016年11月提升為副主席。

自從孟宏偉10月初神秘失蹤繼而“辭職”繼而被北京指控貪腐之後,國際警方失去了主席。從星期天起,國際刑警組織所有國家的代表在迪拜聚會,要在兩位候選人--現任副主席、俄羅斯的普羅科普丘克與現任代主席、韓國的金鐘陽之間擇其一。

儘管主席之職位榮譽更大於實際行動權,金融時報披露普羅科普丘克將會當選使得克里姆林宮的批評者跳將起來,他們害怕這一國際警察組織變成俄羅斯的工具,而此刻,正是西方指責莫斯科派遣士兵在烏克蘭作亂、干預美國大選、以及在英國毒害前俄羅斯雙料特務的關鍵時刻。

於是,四名美國參議員星期一向國際刑警組織192國代表發出公開信,要求他們拒絕支持俄羅斯的主席人選。俄羅斯的反應刻不容緩,克里姆林宮發言人譴責這是一種形式的“干涉”。

最堅決反對俄羅斯候選人的是一位英國金融大亨比爾·布勞德,前俄羅斯律師兼審計師馬格尼茨基的老闆,這位律師因代表布勞德公司調查稅務最終死於俄羅斯監牢。俄羅斯一直以“逃稅罪”的名義試圖將布勞德列入國際刑警組織通緝名單,並引渡到俄國審判。布勞德因該組織一紙通緝令今年在西班牙被短暫拘押後獲釋。他在推特上揭露:“俄羅斯少將如果獲取主席一職,俄羅斯將把罪惡之手伸向全球每一個角落”。另一位克里姆林宮的死對頭、金融寡頭米哈伊爾·霍多爾科夫斯基也加入了他的對抗陣營。隨後,俄羅斯一號政治反對人物納瓦利內發推說,“因克里姆林宮的迫害,我的團隊一直遭受着國際刑警組織的折磨,我不認為一個俄國人擔任主席後會減少這一暴力”。

與此同時,烏克蘭與立陶宛發出威脅,如果俄羅斯少將當上了主席,他們將退出這一組織。隨後,英國一名高官周二表示英國全力支持金鐘陽。

金鐘陽當選,普羅科普丘克落選,克里姆林宮揭露國際刑警組織承受了來自外界史無前例的壓力並在投票時遭受了干預。當然,俄方最後大度地表示,儘管如此,金鐘陽既已當選,“我們為自己的候選人沒有當選而感到遺憾,但沒有理由不同意這一選舉結果”。美國和英國則祝賀金鐘陽當選是“一個絕好的消息”。

孟宏偉留下的空缺終於補上,國際刑警組織鬆了一口氣。

孟晚舟案:北京開始捏美國這個硬柿子了

英國首相向議會提交脫歐替代方案再賭輸贏

曾經令人困惑的中國GDP數字又要出爐了

北京指望劉鶴訪美能“帶回”孟晚舟 ?

中國模式緊日子:勒緊褲腰帶+防範抵禦“顏色革命”

劉鶴赴華盛頓任務艱巨 機會和變數並存

意大利極左翼巴蒂斯蒂羅馬下獄記

巴黎樓房爆炸引發對煤氣管道安全的爭論

同是華為人,王偉晶和孟晚舟的命運卻有天壤之別!

歐洲小國波蘭敢以間諜罪抓華為員工,吃了豹子膽?

2019年首次貿易談判結果?中美各自表述

與其為“一國兩制”開戰,不如給“一國一制”開路

為什麼暴力總是與黃背心形影相隨

新國會“開張”佩洛西就職 特朗普的總統後半程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