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公民論壇
rss itunes

陳破空:孟宏偉事件背後的中國政治黑幕

作者 法廣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失聯數日後,在各方壓力下,10月7日,中國中紀委網站發表聲明披露,孟宏偉涉嫌違法,正在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惜字如金的表態,並不足以解開世人對孟宏偉遭遇提出的困惑。作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竟然在返回中國時被瞬間失蹤,引發西方輿論的強烈質疑。美國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就此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就孟宏偉事件談談你的看法。

陳破空:作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的突然失蹤(以及)中國政府在隱瞞一周之後才被迫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披露他的行蹤、被中國政府扣押、查處,這當然是一個天大的醜聞,是一個國際大笑話。

但是這個事件的背後不簡單。這並是中共所說的反腐那麼簡單。對孟宏偉採取緊急行動,顯示中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問題,中國的最高權力出了問題。因為(如果)僅僅是貪腐,中國的高官都貪腐,中共不至於這麼緊急地採取行動,完全可以等到孟宏偉兩年卸任之後採取行動,就是作為周永康的餘毒,他也沒有必要等六年、從2012年等到現在採取行動。一定是出了緊急狀況。

我認為在所有的情況判斷下,是孟宏偉當時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後,收集了大量有關中共高層在海外藏富、洗錢和貪腐的重大黑幕。因此他可能要棄暗投明、要倒戈一擊,要跟美國等國際社會合作,來揭露中共高層的洗錢黑幕。這樣的情況下才導致中國政府掌握了這樣的動作之後,才突然採取行動、突然下手來終止這個計畫。我想這種可能性比其他可能性更大。

法廣:2016年,孟宏偉獲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一職時,曾引發許多捍衛人權的民間團體的抗議。如今的失蹤事件,又引發許多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組織和個人的呼聲,紛紛要求中國政府對此一事件做出明確交代。前後兩件事是否矛盾?應該做出怎樣的解讀?

陳破空: 前後兩件事顯示了這一事件的戲劇性。因為兩年前2016年,中國政府通過運作,使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成為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顯示了中共,隨着他的財大氣粗,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力大增。因此能夠支配擁有129個成員國的國際刑警組織。這是中共在外交上、國際社會-按照他的說法-是個重大的勝利。就像他以前曾經把一位香港人運作為國際衛生組織的總幹事長一樣,顯示了紅色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力大增。而且,孟宏偉身為公安部的副部長,一定參與了中共集團對中國人民的人權迫害。因此當時受到人權組織的抗議。

但是兩年之後,孟宏偉卻由於高層的權力鬥爭,由於更高層的反目,導致他突然被中共扣查。這個事件本身應驗了中國歷史上的“請君入甕”這麼一個成語和事件。顯示了中國政治的可笑性、荒唐。但是另一方面,人權組織之所以再次抗議的原因,畢竟孟宏偉也是一個人,他雖然身為中共高官,他也有人權問題,有司法上的人權保障。中共這次在扣查孟宏偉的過程中,完全違背國內外的所有法律程序,現在國際上,作為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被扣查,這個刑警組織沒有得到及時的通報,他們的主席失蹤,沒有得到及時的通報和前後正常程序的交接,突然就在他的太太在向法國報案之後,中國才交代下落,而且傳上一紙,他立即辭職立即生效,這麼一個脅迫下的動作,顯示中共對國際組織開的一個大玩笑。將來的國際社會組織完全不可能信任中共所推的人選。

而孟宏偉在國內失蹤一周之後,才有他太太報案的情況下,被迫吐出也顯示:在國內程序上也不合法。因此顯然孟宏偉本人,作為一個以前的人權破壞者,現在的人權受害者,顯然他本人受到完全不合法的不公正待遇。我想這是國際社會呼籲的原因。而且他的太太現在站出來,揭露這中間有黑幕,追求真相、正義和歷史責任,也顯示這個案件背後相當不尋常。有重大的黑幕和隱情。

法廣:在中國,某個人突然失聯的現象似乎並不少見。北京政府為什麼採取這種做法?為什麼不能以公開、透明的方式扣押涉嫌的違法者?

陳破空:這是中共一黨專制的制度所造成的。這種一黨專政的制度本身就是人治、而不是法制。它沒有法律程序可言。因為中共主張“黨領導一切”,東西南北中,黨領導一切,一切都是黨控制。除了人們沒有言論自由,包括新聞、司法,都受黨的控制和領導。所以黨的控制,就受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控制。因此一切以做高權力為中心,完全沒有司法獨立、新聞自由,或者個人尊嚴可言。一旦中國出現任何事情,不管是司法的、政治的,還是個人的隱私,它都會以權力為中心來解決。所以像這樣的事情,小到公民,大到中共高官,都人人自危,他們都隨時可能被失蹤。不僅是一般的老百姓,他們的人權沒有保障,現在看來,中共的黨員、官員,他們的人權顯然也沒有保障。所以這些黨員、官員在他們後來被失蹤,或者落馬、突然消失的時候,他們應該後悔,在位的時候,沒有為爭取中國的民主化、中國的憲政或者中國的人權做過任何的努力和奮鬥。當他們自己被失蹤,落到了一個像普通人所遭受的人權陷阱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後悔終生。

所以這個制度就再次證明:中國的一黨專政制度,不僅對中國人民是一個威脅,使中國人民沒有人生安全、沒有人生保障,即便對這個制度的擁護者,制度的制定者,中共的黨員、官員本身,也沒有安全性,也是一個威脅,也是一個陷阱。所以打破一黨專政,實現中國的民主化和憲政(十分重要)。孟宏偉事件再次證明:實現中國的民主化和憲政,不僅對中國人民有利,而且對中共的黨員和官員也有利。我想這一事件顯示了它的緊迫性,所以黨國際社會在呼籲中國實現民主轉型,實現憲政的時候,這完全不是干涉內政,這不僅出於對中國人民本身福祉的考慮,也是針對包括八千多萬中共黨員、官員在內的全體中國人的福祉的考慮。我想這應該是中共黨員、官員覺醒的時候了。孟宏偉事件再一次給中共的黨員、官員敲響了警鐘。不僅中國人民需要民主制度,他們本身也需要民主制度。中國需要從人治走向法治。需要從落後的一黨專政,走向民主化的現代文明。

法廣:一個國家政府是否有權對一名國際組織負責人實行拘押的法律手段?

陳破空:當然這是完全違法的。 我說過,這是在國際上的任何法律都違法。因為國際刑警組織是由192個成員國構成的龐大的、具有重大影響力和國際威望的一個組織。中共對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採取這樣的突然行動,完全是無視國際上起碼的準則、法則和國際組織的尊嚴。中共當局再次失信於國際社會,這是一個重大的案例。我想中共想在國際上擴大它的影響力,想在國際組織安插它的人選,這次是一個重大的挫折。

這個挫折可以跟2015年中共跨境抓捕香港書商、僅僅是因為當時的銅鑼灣事件,因為書商要出版習近平的情人和習近平的六個女人這本書,習近平當局悍然下令跨境抓捕。這個跨境抓捕砸爛了香港的一國兩制,當時的習近平當局不惜砸爛一國兩制,不惜背信一國兩制,就在於他本身最高權力出現緊迫感,所以中國的內政壓倒了外交,中國的權利鬥爭壓倒了世界上所有的它所承擔的承諾或者國際公約,包括一國兩制。

後來在2017年,又發生了富商肖建華被從香港跨境抓捕的事情。當時習近平當局也是不顧一國兩制和國際信譽、不顧對香港和台灣的影響,跨境抓捕富商肖建華,僅僅是因為肖建華禍從口出,他透露,他幫助習近平家族處理了他姐姐的1500萬的資產,因為當時美國彭博社在2012年暴露了習近平家族的財產情況,2013年習近平家族尋求處置他兩個姐姐的資產。其中一部分就是通過富商肖建華作為中間人來收購。肖建華不巧泄露了這個秘密。所以習近平當局採取了緊急手段抓捕肖建華。現在有傳言說肖建華已經死在獄中。但這沒有得到證實。這都證明:中共的人治政治的可怕,一黨專政黑幕的可怕。為了最高權力,為了黨內的權利鬥爭,不惜一切,不惜砸爛一國兩制,不惜砸爛國際信譽。

這一次的孟宏偉事件是第三次中共當局、習近平當局的緊急行動。再一次佐證:事發之後,最初我的猜測(現在得到了很多內幕消息的逐漸的證實),那就是孟宏偉出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之後,掌握了包括習近平家族在內的中共高層、黨和國家領導人、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在海外藏富和洗錢的黑幕。這是最大的可能性。所以習近平採取了緊急行動,而當習近平最高權力受到威脅的時候,他採取的緊急行動完全沒有顧及到國際上的影響。完全違反了所有的國際準則、國際法。反過來,國際刑警組織在這一次的這件事情上表現的軟弱。因為國際刑警組織八千萬的經費大部分來自於西方民主國家,但是就像別的國際組織一樣,已經受到中國這種財大氣粗的獨裁政權的支配、操縱。所以這次國際刑警組織表現低調,沒有高聲抗議,反映了這個國際組織的沉淪和墮落。如果這種情況繼續發展下去,以美國、法國為代表的民主國家有可能會退出這種“國際組織”。改革民主制,就像改革聯合國一樣,非常地緊迫。消除中共或者其他流氓政權對這個國際組織的支配,我覺得是國際社會的當務之急。

夏明談新疆:剝奪一個族裔的傳統並摧殘他們的文化,是一種文化意義上的種族屠殺

郭育仁:美印太戰略之發展,台灣難脫干係

夏明:美國大法官的任命將直接影響最高法院的未來走向

郭育仁:中美戰略關係調整使台灣對美國變得非常重要

夏明:如果中期選舉帶來強烈信息,白宮運作有望改善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馮崇義:中國的統戰正削弱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潘永忠談中國新聞媒體曾在胡耀邦時期一度復蘇

潘永忠 :警鐘長鳴:防範“文革”惡夢重演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旅法學者張倫的法文版新書《失去方向的中國》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