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東京專欄
rss itunes

如果美國在南海軍演日本怎麼辦?

作者 東京特約記者 楚良一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引述多名美國國防官員消息稱,美國海軍一項草案建議,太平洋艦隊11月份,在南海和台灣海峽舉行大規模軍演,目的是向與美國在貿易和安全保障方面的對立不斷加深的中國顯示美國強大的戰力。

草案建議,美軍艦艇、戰機在靠近中國領海的南海及台灣海峽附近執行“航行自由任務”,展示美軍在國際水域的航行自由權。

如果美國真的在南海和台灣海峽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必然引起中方的對抗和干擾,還有可能擦槍走火,而美國如果要求其盟國日本也加入演習,日本會怎麼辦呢?

其實日本對中國在南海的活動深深地擔憂,而且非常希望美國出面干涉,制衡中國。

2012年12月27日,第二次擔任首相不久的安倍晉三向國際非政府組織《世界報業辛迪加》投稿並在該組織網絡上發表,文章提出“鑽石安全保障構想”,明確提出遏制中國的“亞洲民主安全之鑽”,聲稱在東海及南海領土爭端中,南海正在成為“中國的湖”,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和美國夏威夷要連成鑽石形,也就是菱形的海洋線包圍網,與亞洲的民主盟友共同確保西太平洋至印度洋之間的海上航行自由。

2016年8月,在肯尼亞召開的非洲開發會議(TICAD)上,安倍在以往外交戰略的基礎上,提出了 “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該戰略將從太平洋到波斯灣的印度太平洋地區作為所謂“重視自由、法律支配和市場經濟的場所”,要“推進基於國際法規的基礎設施建設、貿易投資和海洋安全方面”的合作,安倍希望此戰略能成為聯合美國等制衡中國在亞太地區活動的新指針,該戰略得到美國的支持。

日本已經連續兩年派准航母赴南海巡航,今年8月31日,美國海軍“里根”號航母戰鬥群和日本海上自衛隊第二大直升機航母“加賀”號等3艘艦艇在南海進行了聯合訓練。

而在9月13日,日本海上自衛隊又史無前例地單獨在南海訓練。

但是如果美軍真的在南海和台灣海峽舉行大規模軍演,中美將進入一種明顯的軍事對峙狀態,而美國要是一定要拉日本一同進行軍演,日本會怎麼辦呢?

最近,日中關係已經發生了歷史性的轉變,今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借參加日中韓首腦峰會之際訪問了日本,10月下旬,將實現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訪華。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和對日本在貿易上的不斷施壓使日本對美國市場的信心大大減退,將更依賴於中國市場,因此在現在這樣的時刻,日本絕對希望避免與中國的軍事對立。

但是如果美國要求日本參加軍演,日本將難以拒絕,如果拒絕,將在其他方面承受美國更大的壓力。美國現在正在逼迫日本與美國進行雙邊自由貿易談判,美國農業部長珀杜10月4日在華盛頓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美方有意在日美貿易談判中要求日本將農產品關稅下調至不高於日本與歐盟(EU)簽署的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的水平,希望日本降低對牛肉等農產品徵收的關稅。

而日歐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規定:幾乎所有農林水產品均為取消關稅的對象,只有對日出口的大米被排除在減稅或零關稅對象之外,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當地時間9月26日在紐約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安倍表示,對於農林水產品下調關稅下線只能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水平,特朗普表示尊重日方方針,而TPP生效後,將有82%的進口日本的農林水產品撤銷關稅,但是從珀杜的談話看,美國的胃口比安倍所表示的更大。

而據共同社去年12月20日報道:“日本政府彙總一份估算報告稱,在不含美國的11個國家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帶來的進口產品湧入等影響下,日本國內農林水產品的生產額最多將減少約15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8億元)。而據此前估算,美國參加TPP時減少額最大約達2100億日元。”但是美國的要求大於TPP,這就意味着日本必須向美國讓步並承受更大的損失,而且不會向TPP和日歐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那樣給日本帶來綜合性的經濟上的正面效果。

珀杜4日還在華盛頓發表了以農產品貿易為主題的講演,珀杜在提及開拓日本市場時表示:“希望降低牛肉、豬肉、乳製品、水果和蔬菜等徵收的高額關稅。談起其理由時珀杜主張:“我們保護着日本。為什麼對其他國家做得到的事情,對美國就做不到呢?”他稱,日本一直拒絕與美國開展雙邊貿易談判,但“迫於特朗普政府計畫對汽車加征高關稅的威脅,才不得不同意談判”。

如果美國在南海和台灣海峽舉行大規模軍演,並拉日本參加,日本要是拒絕,就會遭到美國類似“在防衛上完全依賴美國”、“不盡日美同盟的義務”等指責,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日本真的是騎虎難下。

日本檢察方面與戈恩針鋒相對理在何方?

日本為何同意與俄羅斯就先返還兩島展開談判?

日本會與中國一道對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嗎?

特朗普以暫時不“揍”日本為條件 要求安倍“進貢”

特朗普為何顛覆日美珍珠港和解?

日本輿論多認為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將自食惡果

日中兩國政府加強管控不利於日中關係改善因素

日本遭綁架記者是否還有生還希望?

日本人怎樣看政府大批處死奧姆真理教死囚?

中國姐妹在日遇害案判決後仍留有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