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美國 特朗普 貿易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中國駐美大使的難言之隱

media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 網絡照片

多家官媒六日刊出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10月3日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專訪報道,題目叫:“美方有些人想美國完勝中國完輸,這不可能實現”。其實,關於這一天崔大使接受採訪的情形,海外報道已有不少,崔大使說的話既不像題目那樣鏗鏘,人也“形單影隻”。


崔天凱處在中美貿易戰第一線,他要出來發聲,要為中國政府的政策出面辯護,要儘力說服更多的人站在中國一邊,這些都不難理解。但從一些他近日的言行看來,似乎十分地勉為其難,矛盾百出,似有不少難言之隱。

最明顯的是他在10月3日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專訪時,當記者問他中國是否願意展示更大的開放性,允許北京不喜歡的學者或者想到西藏等地區採訪的記者進入這些地區時,崔天凱的回答令人不可思議。

他說,中國對美國學生、教授、記者或學者是開放的,不過,一些其他地區,像西藏,因為海拔很高,那裡的氣候可能非常惡劣。主持人隨即表示美國記者和學者可以克服高海拔環境後,崔天凱表示,不是每個人可以很快適應高原氣候和自然條件。崔天凱把中國政府限制外國人入藏歸結於高原環境,一奇。

主持人再問是否可以前往新疆時,崔天凱表示,整個中國都對世界開放,當然新疆也開放,但是,新疆有一個特別的問題,就是恐怖主義….

被問起中國的言論自由問題,崔天凱表示,“如果瀏覽過中國社交媒體,就會看到上面有各種各樣的討論,可見中國言論的自由程度”。崔天凱沒有提中國最主要的幾大社交網站進駐網警,微博敏感評論全部清空,微信隨時篩掉不符合當局口味的內容,甚至把你的賬號都給你消掉,這些崔大使不談。

崔大使給人一種在自相矛盾中前進的感覺,談到貿易戰,他似乎透露出中方潛在的找台階下的願望,他說,中國願意讓步,準備好與美國達成協議。但他補充一句,但這需要雙方的善意。

其實美方清楚中方根本不會做出任何美方提出的實質性讓步,這在次日彭斯副總統的講話中表述得一清二楚。

關於崔大使近日的情形,一篇6日發自『上報』的旅居美國的台灣記者呂佳穎的報道可以參照來讀,這篇報道題目叫做“崔天凱為什麼那樣形單影隻”?

報道引述見證人,自從特朗普9月26日在聯大會議上指控中國介入美國大選,並且說副總統下星期將會公布具體內容,中國大使館整整一個星期都在加班。可能想法透過許多關係,了解彭斯到底有什麼證據,但仍然被彭斯後來的講話“驚天重擊”。

這位媒體人寫到,10月3號那天晚上,也就是彭斯發表嚴厲抨擊中國講話的前一天,白宮官員為此舉辦背景簡報會,簡報會上,白宮官員細數這些年中國做了哪些不利於美國的事,直指中方正以前所未有的政治、經濟、軍事、宣傳手段,來干預美國的政治體系。這場簡報會,很清晰地預告了彭斯對中國絕對沒好話,記者們都以最快的速度把稿子發回去了。

這位媒體人突然明白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為什麼會那樣的“形單影隻”。那晚,德國大使館舉行德國統一日慶祝酒會,參加的有美國官員,各國使節、智庫學者,當然包括崔天凱。

參加這一活動的智庫朋友告訴她:“我注意他大約十分鐘,但是沒有人跟他說話…..”,“他還說崔天凱先是自己看錶演,之後才去拿東西,一下自己站在那低頭猛吃,一下擡頭看錶演,期間沒有美方人士,和其他國家的使節跟他攀談。“

聽了第二天彭斯的發言,這位媒體人心裡存着的疑惑才解開了:一個泱泱大國的大使,怎麼會沒人理呢?

”崔天凱的落寞,來自於大家對中國的’憂心‘,和’保持距離‘。而所謂的大家,不是只有台灣和美國,而是遍及很多國家,因為大家都對中國專屬的’銳實力‘很有感覺“。

第二天,彭斯把中國的“銳實力”一一點透,向中方發出了警告,這樣的事再也不可能發生了。

近來一些中國駐外使節的表現令外界輿論驚訝,比如駐瑞典的桂大使,在發生曾姓一家人旅館被逐事件後,明明有大量視頻在講述當晚的實情,但大使還在義正詞嚴地譴責瑞典方缺乏人道,硬是把一件小事演化成一件大案,全中國好像都在跟瑞典作戰。英國發生央視女記者孔琳琳不顧記者身份,在討論會上大罵與會者全是漢奸遭干預時,還掌摑對方,駐英使館也在為孔琳琳”聲張正義“。

使節們有時說話也許是言不由衷,他們要配合中國政府的行動。彭斯副總統發表對華談話後,中國外交部立即反擊,指責彭斯講話純屬捕風捉影,混淆是非,無中生有。駐外的使節如果需要表態的話,那也只能順着這個路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