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法制 司法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河北唐山殺人案冤判遲洗 辦案警疑泄私憤法官涉嫌草菅人命轟動民憤

media
廖海軍今天庭審宣判後將亡故雙親的遺照放在法院前下跪磕頭告知雙親全家無罪 網絡照片

據河北唐山司法2003年判決指,1999年1月17日中午12時許,廖海軍在家中將兩名同為9歲的女童殺害,並在父親廖友、母親黃玉秀的協助下,將兩名受害人的屍體拋入新集村村外一個廢井內。2003年7月22日,唐山中院裁定廖海軍與父母有罪,將3人判刑。但中國最高法院2016年審查因案中證據不足疑點太多退回河北高院重審,河北高院將此案退回唐山複審,唐山中院直到今天才開庭複審再判無罪釋放,但廖海軍父母已經雙雙含冤死亡。河北司法許諾嚴懲案中夾私以及瀆職警法人員。


據香港東網今天報道,近年中國頻有冤案經發還重審後得以平反,河北唐山周四(9日)再添一宗。19年前,當時僅17歲的唐山男子廖海軍,被控故意殺害兩名女童,遭判處無期徒刑,其雙親也被指控協助棄屍,因包庇罪各被判囚5年。儘管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早於2016年已開庭重審這宗發回重審的案件,但直到兩年後,法院才開庭重審宣判廖海軍及其已故的父母無罪。

據原審審理指查明,1999年1月17日中午12時許,廖海軍在家中將兩名同為9歲的女童殺害,並在父親廖友、母親黃玉秀的協助下,將兩名受害人的屍體拋入新集村村外一個廢井內。2003年7月22日,唐山中院裁定廖海軍與父母有罪,將3人判刑。

2009年中國最高法院指令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此案,河北高院將此案發回唐山中院重審。然而廖友未等到重審,已於2010年12月2日病逝。直到2016年5月26日,唐山中院才開庭重審,但在兩年多時間一直未有下達判決,而在上月16日,黃玉秀亦因病搶救無效去世。

唐山中院8月9日周四開庭時宣判指出,再審認為廖海軍犯故意殺人罪、廖友及黃玉秀犯包庇罪均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因而作出3人無罪的刑事判決。對於該案啟動重審程序後歷時9年,直至周四才作出宣判,唐山中院解釋,由於該案案情重大且複雜,涉案證據材料繁多且時間跨度大,對相關證據審核認定比較複雜,故審理周期較長。

報道說,法院經綜合評價分析發現該案存在不少疑點,例如廖海軍犯案動機、拋屍時間不明,其供述的犯案兇器鐵通未有呈堂,而呈堂的菜刀卻未經鑑定。而且在廖家提取的血漬鑒定結論,不足以作為認定受害人血漬的依據。加上被告的供述,以及證人的證詞均存在矛盾,其他證據之間的矛盾亦不能得到合理排除或解釋,也無法完整地證明到被告有罪,未達到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因此,公訴機關指控廖海軍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故意殺人罪不能成立。

該案再審宣判後,唐山中院已告知廖海軍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可以依法提起國家賠償。廖如果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申請後,唐山中院將根據其申請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序,並依照有關法律規定,依法作出賠償決定;同時法院已展開調查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並將根據調查結果,對相關責任人士依據有關規定進行處理。

該報道說,宣判前夕,廖海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1999年兩名遇害的9歲女童屍體被發現後,警方調查了很久都沒有結果,直到有一天,警員到家中調查期間與其母發生爭執,「我媽本來就不心虛,吵架吵急了,就用餵豬的勺子打了一個警察一下,警察立刻就把我媽和和爸抓到了警車上,帶到了派出所。我出去玩去了,晚上回家的,一進門就讓警察給按住了,也帶到了派出所」。

被帶返派出所後,廖海軍被屈打成招,「他們(警員)打我打得受不了了,我就說是我殺的,現場也是我編的,說是在我家東屋殺的」;巧合的是,警員在他所說的「案發現場」發現血漬,於是認定是「第一案發現場」。隨後經DNA鑑定,血漬雖是廖的母親黃玉秀,但警方指不排除血漬中混有被害人的血,「這個鑒定就成了給我定罪的證據之一」。

報道引述廖海軍指,他曾聽父母說當天警員到家中時,用了很難聽的說話罵其母,因此她才動手打了警員一下,「上個月我媽去世,臨終前清醒的時候,我媽一直在後悔當初不該和警察吵架,更不應該用勺子打了那個警察一下」。

被捕、起訴,到送上法院受審,廖海軍憶述一審經過時說:「第一次開庭,我們一家三口喊冤,法院就把案子退回補充偵查了;第二次開庭,我們還喊冤,但是法官沒聽,然後就不讓我們說話了;隨後我們一家三口就都被判刑了,我判的是無期,我父母都是判得5年有期徒刑。」及至2010年,正在獄中服刑的廖海軍突被告知「你媽在監獄門口接你呢」,他形容當時腦袋「像被炸了一樣」,難以置信,直到被帶離監獄看見母親,「我才知道,我不是在做夢,我被釋放了」。

「我到現在還經常夢見監獄,夢見犯錯誤時被關禁閉用的小黑屋。」廖直言,11年的冤獄生活,至今依然無法忘記。他又稱,接着將提出國家賠償申請,「打算買個房子,讓我女兒生活得舒服一些,然後把剩下的錢給我女兒攢起來,將來她要上學、工作、嫁人,都要用錢的」。

報道說,廖海軍今天庭審宣判後將亡故雙親的遺照放在法院前,下跪磕頭告知雙親全家無罪。備受關注的河北唐山廖海軍故意殺人案周四(9日)重審,廖獲判無罪,儘管他早於2010年已經獲釋,但對於坐了11年冤獄的他來說,無罪判決才令他真正重獲自由。他上午聞判後,將當年被判包庇罪、同在重審中改判無罪的雙親遺照,擺放在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口,下跪磕頭,告訴父母全家都已經無罪。

報道以及官方司法部門沒有提及1999年1月17日發生的兩名9歲兒童被殺案真兇是否緝拿歸案或成無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