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華世界
rss itunes

楊建利談劉霞自由生活劉曉波諾貝爾獎金下落

作者 珍妮特

劉霞---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的妻子,在經過中國當局8年的居家監視軟禁後,近日,終於被允許離開中國,獲得自由了;而此際也正是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德國時。對於放飛劉霞的情形,以及想到劉霞日後生活經濟來源,自然也令人想到劉曉波諾貝爾獎獎金的問題;因根據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規定,獎金必須本人親自領取。本次中華世界法廣為大家採訪一向努力營救中國良心犯及異議人士的維權機構紐約“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

法廣:這次劉霞被放出來,你們事先有消息嗎?公民力量或其他救援團體做了些什麼?

楊建利博士:在劉霞被放出來的前一個禮拜,我與德國駐美大使館有關官員有個會議。在此會議中,這名外交官未說出一個具體日子,但告知我,在五月份,默克爾總理訪問北京時,已經敲定。現在德國政府就在等待。當時,我和我們的團隊都希望德國能夠做更多,聯合美國、法國、加拿大、英國等比較大的民主國家,能夠就劉霞的事情一起向中國政府繼續施壓。但是德國的外交官說,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從現在來看,當時他心裡還是比較有把握,就是劉霞在不久的將來,將會被允許離開中國,來到德國。所以,我們事先應該是得到了這個消息。

在劉霞出來後,我們大家都非常高興,她經歷了這麼多的磨難,終於來到了自由的世界。

法廣:劉霞出來後,似乎不能在公共場合講話,讓人感覺她有點銷聲匿跡是嗎?

楊建利博士:這一點,一些人可能覺得無法明白。但我們知道劉霞出來後,她的弟弟劉暉還留在中國,劉暉可說是現在劉霞最親近的人,劉霞在感情上也非常依賴他。本來劉霞非常努力的希望能帶弟弟劉暉一起到德國。但中國政府沒有讓劉暉離開中國,非常明顯的用意就是把劉暉扣下,當作人質。那麼,當然劉霞在海外的一些言行,就受到一定的限制。

另外,劉霞本人也不是一個政治人物,她是一個攝影家、藝術家、詩人。她對政治事務也沒有很多的興趣。只是因為她是劉曉波的太太,大家可能會對她有很多的期待。我一直也在講,我們不能對劉霞做道義和政治上的捆綁,雖然她是劉曉波的太太,但這並不意味着,因為這個身份,她就一定要從事政治、參加各種活動。所以我覺得她現在的選擇,應該是她自己比較願意做的一個選擇。至於她目前住在哪裡,具體來說我不是很了解。但她在德國,周圍有很多朋友。通過朋友來的消息,我們還是比較自在,比較放鬆,能夠在德國比較自由的行動。對於她出來後,那張全世界都看到的那張笑得很開心的相片,離開自己的祖國笑得那麼開心,這種情況,也讓人感到非常的悲哀。

法廣:現在劉霞到了國外,她的物質生活、經濟來源,也是大家關心的,她有可能領到劉曉波的諾貝爾獎金嗎?有些什麼相關規定嗎?

楊建利博士:對,這個問題,她是否能代劉曉波去領諾貝爾獎金的問題,很多朋友都很感興趣。有些這方面的事情,本來在她出來中國之前是不能公開的。現在,她已經出來了,有些事情,我們就可以公開了。

去年,我們得知劉曉波得了肝癌之後,我們就迅速地跟諾貝爾獎委員會進行聯繫。希望這筆獎金能夠發出來。但按照諾貝爾獎委員會的規定,就是如果獲獎人去世,在去世之前沒有領獎,那以後就不能領走這個獎金了。於是,我們就迅速行動,希望請諾貝爾委員會能網開一面。就是,劉曉波當時是沒有自由的,能否通融一下,即使劉曉波去世了,她的太太未來能夠領這個獎。諾貝爾委員會就覺得,應該給一些通融,因為情況非常特殊。所以當時委員會給了我們一份表格,讓我們能夠想辦法讓劉曉波簽個字,就說劉曉波同意在他去世以後,由她太太來領獎。拿到這個簽字後,諾貝爾委員會就可以把這個獎金留下來。但是,我們經過數次的努力,沒能得到劉曉波的簽名。大家可以理解,當時,在嚴密監控之下,劉曉波沒有自由。我們把這個情況向諾貝爾委員會報告之後,他們就說,做了一個決定,就是,即使沒有這個簽字,這個獎金也為劉霞留着,原因就是在諾貝爾獎在歷史上,這是唯一一次碰到這麼困難的情況,未來也很可能不會再發生這樣的情況,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特例。所以諾貝爾委員會就把這個獎金保留下來了,即使劉曉波去世了,即使劉曉波生前未能簽那個字,劉霞仍然可以替劉曉波領這個獎。至於諾貝爾和平獎獎金多少錢?大約一百多萬美金吧!應該是可以一次可以領完全數。

法廣:你們公民力量下一個營救的對象有哪些人?

楊建利博士:我們要營救的人很多,例如說王炳章,他現在仍在監獄裡服刑16年,他是被判終身監禁,這是我們比較關注的良心犯。另外還有王全樟,我們知道從2015年10月被抓捕後,就沒有任何的消息,處於失蹤狀態。另外,秦永敏在劉霞被放出國的第二天,又被判了13年徒刑,在此之前,他已經坐牢22年。所以這些都是我們比較關注的中國良心犯。

此次劉霞被釋放是與大國的關係的目前狀況是有直接的聯繫。因為川普(特朗普)跟中國打貿易戰,是的中國積極地尋求和歐盟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至少它是想給歐盟能有一個好的印象。所以它選擇了在李克強訪問德國的時候放出劉霞。而且在一個禮拜以後,也就是在17.18日,有一個中國與歐洲的峰會。在此峰會上,歐洲要決定是否要與中國走的更近,來一起面對川普。所以這個選擇在這個時候來釋放劉霞,是有考量的。所以不能因此就認為中國政府可能會釋放其他的政治犯。

法廣:那麼,這也就令人擔憂,中國政府是否以後將如法炮製,製造一些良心犯人質放在那裡,然後每次利用他們來當作與西方談判能獲利的籌碼呢?

楊建利博士:對,這也是我們非常擔心的一個狀況。但此次劉霞被釋放,德國並未給它一個具體的交換條件的承諾。只不過,中國利用劉霞的事情來向歐洲示好,期待着能與歐洲建立更緊密的聯繫。我覺得這種情況下,還是可以接受的。而應該也不至於是:原本不願意聯合中國對抗美國的貿易戰威脅,然後因中國釋放了劉霞,德國就會因此而願意與中國聯手。

楊建利博士向法廣回顧點評89六四30周年

歐盟選舉專訪之五:中國和歐洲 無理解不和解

歐盟選舉專訪之四:迂迴拒絕中國風險 歐洲特色的說不方式

歐盟選舉專訪之三:亞裔參政與中國威脅

歐盟選舉專訪之二:上升的民族主義 亞裔如何自處

歐盟選舉專訪之一:矛盾可控生意要做 法國對中國將愈發重要

劉必榮談郭台銘與台灣2020大選及混亂情勢蔡英文獲利

台灣新新聞指中國對非洲豬瘟冷處理台灣如臨大敵

台灣的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攜<<一瞬之光>>在巴黎凱布朗利演出

台灣2020大選可能候選人紛欲訪美 未表態韓國瑜卻隆重受邀

台灣2020大選可能候選人紛欲訪美 未表態韓國瑜卻隆重受邀

韓國瑜以“橄欖、狗骨頭、鏈球”三圖闡釋兩岸關係的演化

劉必榮談習近平蔡英文九二共識攤牌造成台灣內部分裂

中國提倡一帶一路下俄中競合關係

陳東豪談台灣地方選舉狂熱現象 韓國瑜軍歌夜襲紅火

陳東豪談台灣‘禿子賣菜郎’韓國瑜2018地方選舉網紅焦點

楊建利談中梵簽協議接納中國欽定主教

中國遠洋利用《中資木馬》進駐台灣碼頭 中資紛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