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法媒看中非首屆防務安全論壇

作者 法廣

首屆中非防務安全論壇6月26日在北京拉開帷幕,這是中非之間舉行的首次以國防軍事為主題的專題論壇,論壇按計畫將持續兩周。根據中國官媒的報道,“包括12位來自塞拉利昂、南蘇丹等國的軍隊總參謀長、副總參謀長在內的50個非洲國家和非盟防務部門、軍隊代表”前來北京參加會議。

最近幾年來,中非軍事合作的不斷加強,中國對非洲軍售數額的大幅上升,中國官媒引述國際獨立研究機構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的統計數據報道說,自從2013年習近平出任中國國家主席以來,中國對非洲大陸(特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不包括非洲北部地區)的年出口軍火貿易額提高了55%,成為繼俄羅斯之後,該地區第二大的軍火出口國。另外,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許鏡湖6月4日向中國媒體表示:“習近平主席曾向非洲國家承諾提供一億美元軍事援助,目前這一承諾正在落實,很快將有一批軍援物資到達非洲國家。”

中非之間召開的首次國防安全論壇自然引發法國媒體的關注,尤其是此次論壇召開的時間正是中國主席習近平出訪非洲的前夕。另外,北京還將於今年九月在北京召開中非論壇。

法國世界報就此議題刊登長篇專欄文章,聚焦中國對非洲的軍售。法國國家防務雜誌主編向世界報表示,為了擴大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北京定期組織培訓非洲的軍事人員,這些培訓用英文以及法文進行,費用完全由中方承擔。除了軍事培訓之外,中非軍事合作的一大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中國向非洲出售武器。世界報引述軍事專家評論說,從北京最近出售給塞內加爾的武器來看,中國已經成為國際軍售行業的一大有力的競爭對手。由於北京可以無條件地對外出售武器,而西方國家卻必須顧及本國民眾的反應,北京的市場競爭力因而更為令人可畏。

世界報舉例指出,中非近期向中國購買了一批裝甲車,機關槍,手榴彈以及其他的軍火,而這批軍火買賣曾經受到法國,英國以及美國的反對,儘管中非當局強烈表示急需這些武器,但是,西方國家擔心他們對這些武器作何使用。

除了對非洲的軍售之外,中國還通過各種渠道在非洲展開軍事活動。2017年,中國在吉布提開設首個在非洲的軍事基地,中國軍隊在當地與美國與法國軍隊的合作似乎並非風平浪靜。上個月,美國譴責中國軍隊士兵使用激光影響正在演習中的美國軍隊飛行員的視力。另外,外界認為中國在吉布提軍事基地派駐的士兵人數遠遠超過官方所公布的240人。

中國軍隊除了通過設立軍事基地入駐非洲之外,還通過聯合國的維和部隊介入非洲的地區衝突,法國軍事專家評論說,這一方面可以體現中國承擔負責任的大國的義務,另一方面,也可以使缺乏戰爭經驗的中國軍隊獲得演習的機會。中國目前是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中派遣藍盔兵的人數最多的國家,總人數超過八千人,中國藍盔兵隨時準備響應聯合國安理會的決定。中國軍隊的四架直升飛機Mi-171早已在南蘇丹地區活動。

世界報最後評論說,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中國軍隊出現在非洲這本身並不令人驚訝,早在1998年,中國國務院公布的白皮書上就提出必須增加對非洲的軍售並且協助非洲國家培訓軍事人員。1999年7月,中國國安部在埃及,蘇丹,尼日利亞,安哥拉以及南非設立了地區辦公室。除了中國國安部之外,中國的大型國有企業,中石油,以及中遠集團等等都為中國政府收集情報,為國家的長期戰略服務。2015年,中國國際關係學院制定出了先民事後軍事的策略,其要點就是在國外首先修建商業港,這些商業港口在必要時可以被改建成軍用港口。而中國政府此前推出的一帶一路發展計畫則恰好可以配合該軍事策略的具體落實,這一涉及一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修建計畫的安全事務就是由中國的國安部負責。該計畫推行五年來,已經投入340億美元,其中相當一部分涉及非洲,如何才能兼顧民用與軍用,這也應該是此次中非防務論壇討論的一大議題。

章立凡:李銳對體制的批判之深刻超過了其他人

貿易休戰大限前 中美再啟新一輪高級別談判

特朗普首稱可以推遲加稅期限 習近平計畫會見美談判代表

美朝選在越南舉辦”特金會“的權衡考量

北京以“黑伊特健在”視頻駁土耳其指控 然真實性待確認

特金會和朝鮮半島局勢中的“中國悖論”

馬杜羅拒絕美國人道援助 瓜伊多:不排除授權外國武力介入

特金二次峰會能否催生朝鮮半島和平終戰?

中資出讓圖盧茲機場股權引發反彈

澳洲親中華商政治獻金案:黃向墨或無望重返悉尼

馬杜羅從香餑餑到燙山芋 中國如何拿捏是好

委內瑞拉: 歐洲多國承認瓜伊多 馬杜羅四面楚歌

中國大規模採購美國大豆 但兩國分歧依然嚴重

美國從本月2日起暫停履行《中導條約》

美中稱最新一輪貿易談判取得"巨大進展"

採訪紐約律師李進進談孟晚舟引渡案

中國兌現改革機製為劉鶴能否談判成功的關鍵

律師程海:對王全璋判罪是中國法制史的恥辱

馬克龍訪問埃及承諾將公開討論人權

特朗普暫停歷史性“政府停擺” 亦是上任來最大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