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網絡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小米上市前向雷軍派股值百億元連累首季虧70億

media
小米手機 網絡 DR

申請在香港上市同時又申請在大陸以中國預托證券形式上市的小米,今年4月初向創辦人雷軍發行新股,產生98.3億元(人民幣,下同)的薪金開支,影響今年上半年以至全年業績,以及明確指出小米與上市前投資者的“協議”,一旦未能如期上市將造成財務風險。小米對大陸股民披露的資訊較上月申請在港上市的初步版本更為詳盡。


中證監日前上載小米中國預托證券(CDR)上市招股書,提到集團為了向雷軍派發新股而產生的新一筆支出。

 

所謂中國預托證券CDR(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跟美國行之有年的ADR性質相同,即是在中國上市的境外企業,透過票據形式進行交易的投資工具,票據通常包括若干相關證券股份數目。

不過小米CDR招股說明書強調,中國將為公司“主上市地”,中信證券將擔任CDR保薦機構和主承銷商,日後完成發行CDR及港股後,小米將於上交所和港交所分別進行交易,而CDR和港股之間不可直接轉換或代替。

小米CDR招股書比起香港的初步版本,有少數地方的披露明顯較為詳盡,其中包括公布小米今年首季表現,期內收入為344.12億元,但是因為發行優先股錄得估值虧損,期內凈虧損約70.05億元。過去3個年度,除了2016年度小米錄得5.53億元純利外,2017年及2015年度均錄虧損,分別蝕438.3億元及75.81億元。

值得留意的是,CDR招股文件進一步披露,根據公司與優先股股東間的協議,若公司在約定時間內未有在香港、紐約等主要交易所,或投資者認可的交易所上市,有權要求小米贖回其持有的優先股,令集團可能面臨支付巨額資金的風險。不過,翻看香港初步招股文件,雖然亦有提及贖回事項,卻僅簡短記錄在附錄部分,而且未曾提及風險問題。惟兩份文件不約而同地未有明確公布“上市時的估值需達一定水平”所指的實際估值,以及約定時間為何時。

另外,小米在5月公開的招股書中,已提及今年4月向雷軍發行約6396萬股B類普通股,但僅指發行新股會造成大額薪酬開支,而CDR招股書則明確表示,單是向雷軍發行新股已造成98.3億元人民幣的費用,並指加上優先股估值虧損,預料今年度業績可能錄得大額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