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華世界
rss itunes

中美貿易戰減少赤字問題暨台灣被當棋子問題

作者 珍妮特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中美貿易戰的開打與否,令中國頭痛的問題開始了。中國對貿易逆差問題做出很大的讓步,滿足了特朗普(川普)的胃口,傳聞中國可能是用“預付款”的方法,在前兩年先認購大批美國能源。但問題是,中國對能源需求放緩甚至可能已經到達頂峰,要大量增加進口美國能源,必定會減少從其他國家進口的數字。中美貿易戰還未打響就鳴金收兵。在中美發表明顯帶有已經取得共識意味的聯合聲明後,雙方談判代表都放風聲:貿易戰不打了!還有台灣是否因此成為美國手中一個棋子的問題。本次法國中華世界請聽我新新聞雜誌社副社長陳東豪先生來為大家點評介紹。

新新聞副社長陳東豪:本次中美談判中,為減少對美貿易順差,恐影響中國全球戰略布局,美中貿易戰似乎邊打邊談、打打停停,這個大概是目前特朗普政府的一個特色。因為中美雙方已經經過兩三次的會談,目前初步知道的是,美方要求中方在兩年內增加2000億美金的採購。如果要達到這個數字的話,;;因為中國去年從美國進口的貿易,大概是1300億美金。如果要多這個2000億,那麼要增加哪些項目?其中最容易的是採購能源,尤其是天然氣、油頁岩的部分。但是這個會涉及中國自己的能源布局的問題。就是過去中國基於其國家安全問題考慮,所以他第一個強化的問題就是在2013年時,與俄羅斯簽訂了一個長期能源供應的條約:2013年開始,25年之內,中國要向俄羅斯買4600萬噸的石油,這大約是2700億美金,同時還有每年38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這個合約價值大概4000億美金。那麼2700億美金加上4000億美金,總共6700億美金。如果中國要化解川普總統的這個貿易戰,而要擴大採購,它第一個選擇最容易達成的就是能源。

另據新新聞專題作者黎蝸藤指出,但從一七年開始,美國出口能源到中國數額急劇增長,成為舉足輕重的新板塊。

因此按照這個趨勢,中國首先會大幅增加進口美國能源,特別是液化天然氣。傳聞中國提出一種解決逆差問題的方桉,可能是用「預付款」的方法,在前兩年先認購大批美國能源,以此供美國液態天然氣的投資開發產能。

但問題是,中國由於經濟增速放緩以及經濟轉型,從追求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轉為提倡「綠色經濟GDP」,對能源需求放緩甚至可能已經到達頂峰。中國要大量增加進口美國能源,必定會減少從其他國家進口的數字。能源結構是國家安全的重要考量方向,中國這幾年的戰略布局就一直有「防止美國封鎖中國能源進口」的影子。現在中國從美國直接進口能源,以前的布局就面臨重寫。

中國前幾年一直深化與俄羅斯的戰略關係,最重要的措施就是在一三年與俄簽訂長期能源供應協定。依協定,中國在之後二十五年內,向俄羅斯購買四六○○萬噸石油,價值二七○○億美元;每年三八○億立方米天然氣,價值四千億美元。

改變能源結構影響國際政治

中國不太可能觸動與俄羅斯的合約,否則為了討好川普而得罪普丁(Vladimir Putin)只是得不償失。這就是為何中國副主席王岐山在就任「外事委員會委員」之後,立即出訪俄羅斯,向普丁確保中俄關係穩固之故。

於是中國只能減少從中東、西非以及拉美進口能源。這必然損害中國與這些國家的雙邊關係。保證中國在中東能穩定地進口能源,是其提出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動機之一。中國在中東大量投資油田不在話下,在「海上絲綢之路」沿岸建造碼頭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讓中東石油可以在緬甸或巴基斯坦上岸,再通過陸路運輸或輸油管運到中國,而不需經過馬六甲海峽,防止美國在戰時封鎖。

中國從非洲進口能源與原材料,都是中國在非洲大規模投資基建的重要原因,為的是讓這些能源與原材料能方便地運出非洲。至於在拉美,中國在委內瑞拉一直扶持親中的馬杜羅(Nicolas Maduro)政府,委內瑞拉欠中國約兩百億美元債務,都是以能源為抵押的,如果中國不需要這麼多能源就無法還債。

本次美中幾回合的貿易談判後,中國發出輿論為「中美雙贏」定調,美國總統川普則發推特炫耀稱,從沒有美國總統可以令中國「首次降低了貿易壁壘與關稅」。雖然中美貿易的細節仍有待進一步磋商,但看來雙方沒有原則性的障礙。

一通電話就把中興給放了

新新聞黎蝸藤還指出,在談判中,中國對貿易逆差問題做出很大的讓步,滿足了川普的胃口;美國「戰略鷹派」原先設想在科技上「卡脖子」的想法被川普拋在一邊。最具象徵性的是,美國很快兌現了川普要「挽救中興科技」的諾言。五月二十五日,美國商務部解除了對中興的銷售禁令。主要的條款是,中興必須重組管理層和董事會;由美國向中興派駐人員,監督中興的合規;中興要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罰款十億美元,加三億美元的保證金。

雖然中興科技事件本來就是中美貿易戰的棋子,但它本身也關乎商務部的獨立運作性與美國法律的莊嚴性。可是就這樣在習近平與川普打電話之後,川普就幾近兒戲地「放生」了中興。中興被輕輕放下之後,美國更不可能在科技戰方面提出讓中國難堪的條件了。

從國際關係角度,貿易戰停火可視為中美同意把貿易戰與其他國安問題「脫鉤化」。換言之,美國不把台灣問題與貿易戰掛鉤,中國也不為貿易矛盾在北韓問題上「使壞」。

這不意味着中美不在這兩個方面較量,但意味着這些國安問題不會再與貿易糾纏在一起。這對短期的國安問題算是簡化了局勢,但中美貿易的走向對長期的國際關係有更深刻的影響。

雖然中國拒絕在聲明中為減少貿易逆差的承諾寫上具體的數字,但這只是為了保存中國的面子,在國內有所交代。當然,川普要求減少兩千億美元也只是談判的手段,不能當真。去年中國進口美國一三○○億美元貨物,要在兩年內多進口兩千億美元,即便打個折扣,也艱巨得不可能。只是可以肯定,中國必定給出了一個川普足夠滿意、有實質意義的數字,否則對貿易逆差數字斤斤計較的川普不會鬆口。

中美貿易戰 台灣可能被美國當棋子

陳東豪最後就中美貿易戰過程,台灣可能被美國拿來當威脅或摸頭中國的棋子的問題指出,事實上,台灣一直都是棋子,我們自己也很清楚知道。那麼台灣當棋子,自己就要知道自己還有多少自主性。比如說,在中美貿易戰時,中興通信受到禁制,台灣的產業一定也會受到影響。可是如果中國也對美國展開貿易制裁,美國也會受到影響。尤其在電子業這一塊,台灣因為有完整的代工業,所以勢必也會受到影響。所以它一定是牽一髮動全身。所以這個時候,台灣就不宜去表態。可是在有些問題上面來說,就比較沒有那麼複雜,例如說在東北亞的地緣政治和矛盾衝突上來講,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它不斷擴大它的海空軍,遠洋操演,這一塊事實上是一起的,包括了南海、日本、美國。甚至可以這麼講,台灣、美國、日本太平洋司令部,現在要改成印太司令部,三方事實上一直都有一個不公開的合作關係,聯合監控中共海軍與空軍的所謂的“遠洋訓練”。這個回過頭來就可以看得出來說,在整個中美衝突的過程當中,中美雙方一定是有衝突,有合作。這對台灣來講也一樣,台灣跟中美之間一樣有衝突,有合作的地方。當然,現在台灣與中國衝突的部分是比較多,可是這個時候,還是有一些可以彈性運用的空間。當然你台灣運用的好不好,拿捏的分寸好不好,就考驗了現在台灣主政的蔡英文政府。

中國搶挖台灣芯片等高科技人才台政府似束手無策

中興案揭中國基礎科研薄弱 緊急搶挖台灣半導體人才

台北市長柯文哲是蔡英文連任最怕的攔路虎

戰略研究所長李大中談中國是否真會使台灣變成零邦交

任不寐牧師指中國下架網店聖經起不了作用

劉必榮看中共高調實彈軍演抗衡蔡英文外訪兩岸互信赤字重

新新聞指中國網軍假訊息空投直銷對台政策

王高成:主張和統的習近平解除任期限制後武統台灣的聲音理應降低

中國拋惠台31項目吸菁 台灣國安現危機 小英尚無應對佳計

中國紅色魅影誘台企登陸上市櫃 吸走台資 台股陷國安危機

新新聞指台北市長柯文哲連任遇綠色危機紅色為難三大困境

陳東豪談習近平老戰友王岐山接下中美燙山芋

劉必榮談馬克龍習近平民主專制兩政體領導接觸結果

鄭繼文談兩岸若飛彈相互攻擊作戰雙方實力評估

中共配合柯文哲競選市長考量?今年雙城論壇降低層級

陳東豪談蔣經國之孫蔣萬安否能少主中興國民黨

新新聞新書介紹談艾曉明等5位中國女性民主鬥士對比台籍人代盧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