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六四人士"29年重壓下不忘初心

作者 法廣

1989年天安門“六四”事件29年來,中國政府每年度在這個所謂敏感時期內加強防範,嚴格限制一些異議人士的自由,今年也是如此。但種種壓制迫害並不能改變“六四”人士29年來始終不忘的初心。

“天安門母親”成員遭到嚴格監視,“天安門母親”組織發起人之一張先玲女士告訴外界:她從5月28日就被國保嚴密監視,無論她前往何處,監視者都如影隨形。她說:“樓下有一輛車,一個人,是一個警察,樓上是兩個人”;“我到任何場合,他們都要跟着”。

在嚴格監視之下的北京天安門母親難屬群體128人仍然在5月31日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出公開信,要求當局對“六四”慘案重新評價。這封128人簽署的公開信說,我們的中國夢就是“六四”慘案得以昭雪、正義得以伸張。公開信批評北京當局在過去29年來,從沒有人向六四遇難者家屬問候一聲,也沒有人說聲對不起,好像震驚世界的大屠殺從來就沒有發生過。

這一公開信指出,至今已有51名家屬離世,當中有人經不住痛苦自縊身亡,不少人含屈而終,剩下的人都已經是垂暮之年。我們作為六四受難群體,從1995年起,一再呼籲兩會和國家領導人改變態度,勇敢承擔責任和後果,然而,政府當局對我們的呼籲置若罔聞。每年的兩會、外國政要訪華及“六四”祭日,遇難者的家屬都會被監控、監視居住或被旅遊。

公開信強調,六四血案是國家對人民的犯罪,因此必須對六四慘案重新評價,政治問題用法律解決。我們仍然堅持三項訴求:真相、賠償、問責。

1989年5月28日,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鮑彤被抓捕,隨後被判處判處7年有期徒刑。作為中共中央委員的鮑彤成為六四期間被判刑的中共最高官員。現年85歲高齡的鮑彤先生5月31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國保人員不久前已轉達“有關部門”的通知,要求他不要接受記者採訪,不然的話,他就必須出去“被旅遊”。雖然北京國保從去年起,不再強行要求鮑彤在六四周年期間“外出旅遊”,但不准他接受外媒採訪,對他的監控每天24小時從未間斷。

儘管有重重監視,但有關“六四”真相的見證文章仍然不斷在海外發表。最近,《紐約時報》連載刊登了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與鮑彤先生一年前的談話內容。在談話錄的第二部分中,鮑彤回憶自己在“六四”前夕以“莫須有的罪名”被當局抓捕的情況。

1989年5月28日,鮑彤被抓,但直到1992年3月,鮑彤才被撤銷中央委員職務、開除黨籍。1992年7月,他因所謂的“泄露國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兩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另據報道:與“六四”事件有關的著名記者高瑜、六四傷者齊志勇,以及查建國、何德普等異議學者,今年六四前或被帶走旅遊,或被軟禁在家。5月29日起,查建國與何德普的家門口,有6個人分3班駐守,外出時需要坐警車。何德普和妻子將被帶往外地旅遊。

何德普接受採訪時表示:臨近六四他又被上崗,不僅不能隨便出門,而且被當局24小時監控。“出去得坐他們的車,自己不能隨便走,他們都跟着,非常嚴格。” 而且最近他家門口被安裝的攝像頭更多了,除了最先進的高清晰的探頭外,還有可全面轉動和進行定位的。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告訴外界:“六四維穩”從4月15日開始一直持續到6月5日。他本人從6月1日至5日期間將被軟禁在秦皇島,目前也一直被警察監視着。他的手機全都被定位,都在當局監控下,已經沒有敏感期的概念了。

胡佳表示,如果大眾能公開討論六四,共產黨的合法性就不復存在了,所以中共一再打壓知道六四真相的人,包括出版與六四相關書籍的港商等。

北京維權人士李蔚對大紀元表示,因為自己對當局明確表示六四期間不會“有活動”,所以目前監控得相對寬鬆。但是作為六四的親歷者,李蔚對當局這種“維穩”的做法很反感,但也很無奈。

李蔚表示,中共不僅對歷史問題進行掩蓋、想從人們的頭腦中抹掉,而且,針對當下民眾遇到的諸多問題,共產黨根本不會站在民眾的角度去解決。尤其在司法方面,“非常失望”。“呼籲其(中共)改革,是沒有任何用處的,我們不再寄希望於中共自己的改革上了,我們期待別的徹底的變化。”

國防軍槍口調轉 羅興亞危機讓昂山素季走下民權聖壇

歐盟擁有獨立防衛?特朗普猛批馬克龍

一戰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領袖在巴黎

中美對話話中有話 明槍暗箭笑容可掬

西安千億國企 80後、90後“小鬼”當家引輿論熱議

巴基斯坦伊斯蘭分子全國示威反對女基督徒獲釋

華盛頓單槍匹馬全面恢復對伊朗制裁

民主黨奪回眾議院 共和黨守住參議院?

德國企業主協會制定對策減少對中國市場依賴

中美貿易戰誰贏誰輸?也算政治賬

“國際特赦”呼籲中國當局為被押兩年的黃琦治病

中日關係:因中美交惡而步出對抗狀態

卡舒吉命案:西方要懲罰還是要軍售

沙特領事館記者命案 罪行昭彰 首謀難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