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今日經濟
rss itunes

歐盟為何要加強立法監控中國投資?

作者 法廣

歐洲議會的國際貿易委員會5月28日以30票支持6票反對的投票結果通過了由法國保守黨議員弗蘭克·普魯斯特起草的(Franck Proust)旨在加強對外資監控,保護歐洲資產的議案,該議案提議當一個歐盟成員國認為外資在另一個歐盟成員國的投資可能對該國的利益構成威脅時,有權利要求接受外資的歐盟成員國與其展開對話,此外,歐盟委員會由有權就此議題做出評判。

事實上,歐盟委員會早在去年九月就公布了針對外國投資的監控議案,但是,以法國為代表的歐盟成員國認為歐盟委員會的上述提案缺乏法律約束性,在法國的牽動下,對外資的更加嚴厲的監控條款進入表決程序。法國政府在歐洲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表決的前夕向媒體泄漏破獲兩名前情報人員涉嫌向中國出賣情報的案子或許並不是一個偶然的巧合。

按計畫,對外國投資的審查法案在下個月獲得歐洲議會全體表決通過之後,將於今年十月遞交歐盟委員會批准。那麼,歐盟為何要加強對外資的監控力度?我們綜合各方專家的分析向大家做一個綜述。

首先必須指出的是,歐盟議會的投資審查議案針對的目標很明顯是中國,因為從去年開始,歐盟已經成為中資投資的第一大目標,根據國際著名律師事務所貝克•麥肯思(le cabinet Baker et McKenzie)近期公布的最新一份研究報告,去年,中國在歐洲的投資遠遠超過了對美國的投資,除了中化對瑞士先正達的430億美元的併購案之外,中資在歐洲通信科技領域的投資也達到54億美元,是在北美同一行業投資的兩倍。中資的不斷滲透引發歐盟國家對其技術專利失控的擔憂,歐盟委員會因此出台對外資的監控措施,然而,歐盟成員國內部在此議題上存在嚴重分歧,如果說法國,德國以及意大利這歐盟三大成員國批評歐盟委員會的措施不夠嚴厲的話,以希臘,葡萄牙等國為代表的南歐國家卻因急需中國的資金而反對歐盟的制約,遠的不說,本月11日,中國公營集團三峽電力集團提出以高達90.7億歐元的價格全面收購葡萄牙最大的能源公司EDP(Energias de Portugal)集團,而葡萄牙當局到目前為止尚未就此發表任何評論。此外,也有一些崇尚自由貿易的歐盟成員國,例如荷蘭,愛爾蘭以及比利時等國則從原則上反對使用篩選機制( screening )。

這就是為什麼雖然歐盟對中資滲透的擔憂存在已久,但卻遲遲未能推出有效的應對措施。而目前波瀾洶湧的美中貿易大戰更加增加了歐盟的擔憂,擔憂在無意中成為美中衝突的犧牲品。因為隨着美國市場對中國資金的日益封閉,北京必將加大對歐盟企業的併購力度. 就目前而言,中美之間達成的初步協議中在知識產權領域並沒有具體的內容,而這是美國以及歐盟的主要擔憂所在,北京強迫美國以及歐盟的企業向中國企業轉讓技術,甚至直接盜竊西方的知識產權,此外,中國企業在高科技開發領域受到大規模的政府資金援助。而儘管歐洲同美國患有同樣的擔憂,但是,歐盟卻沒有足夠的籌碼同中方展開直接談判,法國中國問題專家弗朗索瓦·顧德明(Francois Godement)就此向法國世界報表示,“無論是針對中國還是針對美國,歐盟都同樣缺乏槓桿,因為中美都不主張多邊外交”。有分析指出,美中在高科技領域的角力,使中國更加意識到自己的軟肋,更加意識到必須科技獨立的重要性。觀察家普遍預測,中國將加大對歐盟企業的併購力度。

如果說,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已經多次否決了中資投資計畫的話,類似的現象在歐盟尚為罕見。不過,倘若歐洲議會即將推出的新法案能夠獲得歐盟委員會的首肯,那麼,中資在歐洲必將遭到更加嚴厲的監控。

有意思的是,中國官方也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對外投資敏感行業目錄。其中首當其衝的行業就是武器裝備的研製生產維修,跨境水資源開發利用以及新聞傳媒。目前中國政府對海外新聞媒體行業的投資主要限於華文媒體,不過,中資正逐漸通過商業廣告滲透西方的主流媒體。而這到目前為止,似乎尚未引發西方各國足夠的警惕。

美國退出萬國郵聯與網購消費模式

中國今年第3季度成長氣喘如牛上海股市年跌幅近23 %

中美貿易戰如鐵達尼撞冰山 但中國強調人民幣仍有操弄空間

美中兩國對峙劇烈 貿易戰抖出真正問題所在

獨立地質學家談山體滑坡造成金沙江斷流

美股拖累全球股市哀鴻一片 牛市“修正”來了?

美中關係如今不再僅是商業競爭 政治出鞘了

中國股市與貨幣繼續面臨下挫壓力

普京攜50億美元合同來訪 莫迪擁抱歡迎

歐佩克將增加產量 使石油價格降溫

美中兩國竭盡所能爭雄高科技戰場

特朗普九牛二虎拔得加拿大簽署新自貿協定

美加在最後一刻達成協議 北美自由貿易區得救

美聯儲一如預期加息 中國央行仍按兵不動

國際原油價格可能將攀升至每桶100美元

美日即將舉行第二輪貿易談判 日本尋求雙贏結果

穆斯林國家為何對維族人受迫害集體沉默?

貿易戰:中方稱已對最糟糕情況做出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