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中美第二次貿易談判前出現的樂觀展望

作者 肖曼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已經赴美展開5月15日至19日的中美貿易談判。第二次中美高層貿易談判前,中美雙方都大打信息戰,也出現最近少有的樂觀展望。

這些樂觀觀點認為:談判還未開始,雙方已經表示要嘗試達成協議,或至少是做出折中讓步的意願。美方的讓步跡象是:會談開始前特朗普方面已經通過推文先後發出過兩次信號,有關他要幫助解決中興公司被罰問題,但要與習近平合作努力出乎各界預料。

中國方面釋放的信號層級當然遠不如美國總統這一級,但也值得注意。美國之音中文網題為“美中互放信號,貿易問題妥協在望?”的文章注意到:上周晚些時候,在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主辦的論壇上,中國大使崔天凱表示中國願意解決從貿易逆差到知識產權保護等一系列問題。他說,“我認為,你們有巨額赤字而我們有巨額盈餘,這確實不應該繼續下去。”他說,“我認為這不會繼續下去。對我們來說,這種失衡已經是一個問題,而不是一個好處。”美國之音文章認為:“崔天凱的話讓人看到可能性”。

美國《華爾街日報》也發表樂觀報道說:中美雙方正在接近達成交易,就是華盛頓可能會放鬆對中興通訊的禁令,以換取中國取消對數十億美元美國農產品加征關稅。該文分析說:顯然特朗普總統的轉變還有其他原因。因為禁售禁令儘管會傷害中興通訊,凸顯中國在芯片製造業遠遠落後於美國,但這個禁售禁令也會影響到美國企業連帶就業問題。

美國《華爾街日報》轉引北京評論人士的觀點說,“與大豆不同的是,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找到有如此巨大需求的芯片客戶並不容易,這不僅會影響美國的就業機會,也違背特朗普的競選承諾。正因如此,對華盛頓來說更務實的做法是將禁令作為一個在政策措施和貿易談判中討價還價的籌碼。”

眾所周知,在對中興放馬的推文中,特朗普假慈悲地擔心對中興的七年禁售禁令將使得大批中國員工失業,因此還受到一些有點天真的美國議員批評,他們建議他更多關心美國的失業工人。實際上,特朗普真正關心的就只有美國人的就業和經濟發展,他怎麼會關心中國的就業呢?制裁中興,美國的芯片商到哪裡能找到中興這樣大的芯片客戶呢。美國蘋果公司總裁當特朗普之面,對其貿易政策的批評不可能被當作耳旁風的。

特朗普是個通過自己幾句推文打信息戰的好手,中國也不在話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5月14日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中興公司的言論值得肯定,同時宣布劉鶴將自5月15日起對美國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這樣的表述方式想給人得出劉鶴出訪美國是對美國取消懲罰中興回報的印象。但不少分析認為:特朗普考慮放鬆對中興制裁的交換條件是:中國必須同意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同時解除對美國農產品的嚴重限制。

《紐約時報》5月14日報道稱,在劉鶴訪美期間,中美將在中興問題上達成一份協議。這份協議將成為消除中美關係緊張的一個重要來源。 不過,時局不會這麼簡單地向緩和方向發展的觀念仍是主流。

在中美第二輪貿易談判之前,回憶一下第一輪談判的情況仍然是十分有益的。那次談判無果而終,唯一的收穫是在北京的國內外媒體收到一份談判時美中分別向對方提出的要求清單。美方的要求已經廣為報道,在中方的要求清單中,包括有中國要求美國取消《天安門制裁法案》,放寬高科技產品的對華出口管制。美國以天安門事件為由,至今仍嚴格限制對華出口高科技產品。中方一貫主張,如果放寬這一限制,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將大幅擴大,從而有助於化解貿易不均衡問題。

和美國商人總統特朗普的精明相比,北京的精明更是政治上的,習近平試圖利用特朗普“政治不正確”意識形態特色,通過貿易談判撬開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給中國壓上的最後一塊大石頭。

習近平5月7日和8日在大連市與金正恩舉行第二次會談,彰顯是朝鮮“後盾”的存在感,意在提醒特朗普:少了中國的合作,朝鮮問題無法解決。此外,在台灣和南海問題等外交和安全領域,中美的博弈與貿易摩擦也複雜地交織在一起。

中美貿易談判已經很複雜艱巨,但仍然只是中美關係的一部分。

 

 

法國總統保鏢施暴 社會新聞如何變成國家事件

人民幣急跌 特朗普威脅課稅直至5000億

特朗普:與普京公開好,還是私下好,這是個問題

法國隊俄羅斯世界盃稱王 “非洲球員”移民背景引熱議

幾經異常及猜疑後 習近平高頻率回歸中國官媒頭條

世界盃又回來了,法國如何歡迎足球英雄凱旋?

美中貿易戰硝煙下的中德中阿合作

中國維權功臣劉飛躍“煽顛罪”將被開庭審判

喜劇電影《我不是葯神》:笑淚打動人心引發社會反思

蓬佩奧三赴平壤能否彌補特金會硬傷?

海航董事長王健法國墜亡引發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