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政治 馬克思 人權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習近平慶馬克思誕辰惹疑 學者細數『共產黨宣言』罪惡

media
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二百周年大會上高調發言 路透社

兩件與馬克思有關的事引發的熱度還未減弱,一是北京高調紀念其誕辰200周年;二是中國向德國贈送馬克思銅雕反而在德國引起激烈爭議。北京的相關做法讓外界驚異,米塞斯早就提醒,馬克思『共產黨宣言』中的十條主張,納粹德國實施了八條;學者何清漣認為,習近平偏愛『共產黨宣言』實屬階級錯位。


何清漣五月七日發表的“『共產黨宣言』與無產階級的革命魔幻”一文指出,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的主要表述就是“無產階級暴力革命”,據此,當今的中共早就成了無產階級革命的物件。她認為,“中共現在是中國唯一的大地主、國家資源的壟斷者、國家資本主義的最終所有者”。若按照馬克思闡述的“每一個國家的無產階級當然首先應該打到本國的資產階級”,“中國數億無產者應該組織起來,用暴力推翻中國的現存社會制度,當然包括這個制度的守護者中國共產黨”。那麼,習近平為什麼還要推崇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呢?作者認為可能的情況一是中共總書記昧於現狀,錯把他治下的中國當作馬克思作為分析物件的19世紀“資本主義社會”;二是沒有來得及親自閱讀『共產黨宣言』。

五月五日,習近平為『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的作者吹熄了二百根蠟燭。在法國這個曾經也有不少知識人認同馬克思意識形態的國度,今天很難找到他的信徒,在北京大慶特慶馬克思誕辰的日子裡,這邊報章相關的消息少得可憐,遑談紀念。費加羅倒是有一篇法國經濟與財政研究所主任尼古拉.勒高撒(Nicolas Lecaussin )的可稱作是紀念性的文章,也許他的結論會讓熱愛馬克思的人失望,他以個人在羅馬尼亞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馬克思是現代極權的奠基人”,他援引另外一位著名經濟學家的話說,『共產黨宣言』中的十條主張,就被希特勒落實了八條。

馬克思主義試驗場餓殍遍野

許多經歷過共產社會的人對勒高撒的經歷不會感到陌生,他對羅馬尼亞最深刻的記憶是在讀高中時期。每周都要上幾堂社會主義科學課程。這是一門必修課,上這種課的時候誰都不能逃課。他回憶說,那個時候,他遠遠沒有想到,“那些圍繞着歷史唯物史觀的蠢話 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以及資本主義終將滅亡,這些造成全世界無數人民陷於苦難、窮困和愚蠢的學說居然在西方贏得不少知識人的認同”。這些“蠢話”全部來源於馬列思想,每周要在課堂上幾個小時。而且在羅馬尼亞逐字逐句地實施。

1989年蘇東社會主義瓦解之後,一些人又陷入懷舊,這個曾親身經歷那段生活的學者認為他們是癡人說夢。他們所表達的與真實的社會主義“完全相反”。“共產黨人製造的災難和屠殺並非是另外一種思想的偏差或者曲解, ‘純潔’、‘豐富’的馬克思主義的論據本質上是造成巨大災難的計畫經濟和共產極權的萌芽。”

當他走出學校,看到了一幕幕馬克思意識形態如何“成功地”在羅馬尼亞落實的場景:人民生活悲慘,物質匱乏,到處是鎮壓和專制。“共產社會無疑展示了馬克思主義的全面失敗。”強行消滅私有制,把個人肢解於群眾之中,“馬克思為現代極權奠定了基礎”。

『共產黨宣言』的作者絲毫不掩飾對法國大革命“恐怖時代”的崇敬,認為社會主義社會和新人的誕生必須通過強迫改造來實現。在馬克思反資本主義理論影響下,窮困普遍化,這位從來沒有進過工廠勞作的人要消滅階級,最後,共產黨專制政權通過階級屠殺來嚴格地臣服於馬克思的教義:消滅地主富農、知識分子、僧侶以及所有被指定的“人民的敵人”。

作者說,“我親眼目睹了羅馬尼亞共產黨落實馬克思教義的過程,我的確看到了羅馬尼亞階級的終結。然而,隨之而來的是一個新階級的誕生,這是一個主宰一切、排他的,比所有人‘平等的還要更平等’的一個黨內官僚階層。他們可以進入我不能入內的專門的商店購貨,他們在黨委機關享受着小食堂。無產階級專政轉化為共產黨專制以及這個黨的頭目的獨裁統治。”

馬克思的一些極端主張被希特勒採納

作者認為,馬克思主義的罪惡在全球所有的大陸都得到體現,他的意識形態得以被實施都是因為專制制度,因為只有專制制度才能實施馬克思主義。數億死於共產主義的人都是馬克思激烈而明確的主張的受害者,

作者寫道:這還遠遠不是一切,只要讀馬克思的文章就很清楚。馬克思要清除“病態的人群,波希米亞人,格林多人,達爾馬提亞人等等。恩格斯則要求消滅所有匈牙利人。白人種族優越的說法對馬克思來說已經得到了“科學證明”。曾對經濟學家哈耶克產生重大影響的古典自由主義思想家、經濟學家米塞斯 (Ludwig von Mises) 曾把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的主張的十條緊急措施與希特勒的計畫做了比較。這位奧地利猶太裔學者在1944年寫道:“其中八條都被納粹執行。而且執行的激烈極端的程度,假如馬克思活着會感到非常興奮”。好在我們都應該感謝上帝,自從『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問世以來,歷史卻朝着與先知馬克思預見的不同方向發展。資本主義沒有終結,市場經濟成了唯一運轉有效的經濟,也是唯一使得“無產階級”獲得解放和變得富有的經濟。

作者最後表示,馬克思如果是一個正直的人,他應該在他生前已經觀察到,從他出生的1818到他過世的1883年,在英國,工人的工資翻了兩倍以及英國的個人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都已增加三倍。今天,儘管歐洲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在馬克思的故鄉特里爾所在的萊茵蘭-普法爾茨州,居民平均所得超過馬克思出生時的二十倍,這些都應歸功於資本主義。

馬克思完全錯了,他的意識形態,只要在那裡得到執行,那裡就變成廢墟,那裡就是餓殍遍野。

 

習紀念馬 自己挖坑自己跳

 

這位法國學者的評論其實好多中國學者亦有同感。馬列學說在中國最盛行的毛時代,天天階級鬥爭,經濟瀕臨崩潰,六零年代初期三年人為大災害,餓死的人數根據學者評估在三千五百萬至五千萬之間。文革毛髮動的鬥爭死亡的人數也不下幾千萬,這還不算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社會主義改造死亡的不計其數。

 

但不少人對習近平今天鼓吹『共產黨宣言』和高調紀念馬克思誕辰難以理解。而且要把北京大學辦成馬克思主義中心,而且要在全國大學擴大招收馬克思主義博士碩士近1500人。學者榮劍質疑:“有用嗎?台上台下還有幾個人信馬克思主義?騙鬼吧!”

 

李悔之認為這是自己挖坑自己跳的國際笑話:“按馬克思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暴力推翻資產階級、施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當今中國以億萬農民工為代表的當地無產階級現在就要起來暴力推翻你們,並專你們的政。試問,當今中國千百萬‘人民公僕’有幾個不是資產階級?”不過有人以為習的本意並不是要搬起馬克思砸自己的腳,中共內部爾虞我詐,中國社會人心渙散,搬出馬克思,聊作中共繼續存在的理論根據。

 

新華社6日發表長文『永恆的真理時代的篇章』大約點出了中共的用心,該文把習思想稱作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而且,習思想“開闢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境界”, “深刻闡釋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原來是為加了一大串定語的習近平思想,戴一頂馬克思高帽,

 

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發表長達70分鐘演說,稱讚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馬克思的學說“閃耀着真理的光芒”,“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等等,然後坦承中共得益於馬克思主義。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認為,中共這樣做是因為習近平面臨內外困境,一方面受西方全面遏制,一方面黨內外反習復辟聲勢繼續發酵,包括許多紅二代對習通過改組黨政軍大肆集權很反感。林和立對『蘋果』表示:習近平這樣做自欺欺人,以馬克思權威身份鼓吹用社會主義包裝的紅色權貴資本主義,進一步證明中共面臨前所未有 的信仰危機。

 

中國贈馬克思雕像讓馬克思故鄉尷尬

 

中國在馬克思誕辰200年之際給馬克思故鄉贈送馬克思銅雕,也在德國引發了一場激辯。德國一些共產主義受害者協會認為接受這樣一座雕像是恥辱。綠黨認為,“收禮本身是對贈禮一方的榮譽回贈,北京政權值得我們致敬嗎?”

 

特里爾市左右翼聯合執政的市議會,雖然三年前通過了接受北京贈品的決議,但是反對的聲浪一直沒有小過。市政府為了平緩事態,要求北京方面把銅雕比原來設計的縮短一米,但是,爭議還是不斷。特里爾市政府解釋的很勉強:“接受這座雕像,並不是為了宣傳馬克思,而是為了激發大家討論馬克思。”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星期四也小心翼翼地表示,“作為德國人,我們既不要高估馬克思也不要把他從我們的歷史中掃除,我們既不應該恐懼他但我們也不應該給他豎起一座鍍金的雕塑。”

 

德國人終究對馬克思是抱着一種矛盾的難堪的態度,可是每年前來特里爾參觀馬克思故居的中國遊客多達十五萬人,想必他們對德國人的尷尬渾然不知。當然,他們的光顧對這座小城來說可是一筆實在的收入。世界報調侃地問道:“就憑這點,特里爾市敢拒絕贈品嗎,那將冒着跟北京鬧翻的危險。”

 

德國人在為馬克思尷尬,前面提到的那篇官媒文章還在自我得意:“而遠在西方,英國廣播公司第四頻道調查3萬聽眾,徵詢‘古今最偉大哲學家’,馬克思位居第一。同年,馬克思在德國被評為‘德國最偉大人物’”。星期一,主要官媒繼續連篇累牘、維持者高調讚頌“當代的馬克思主義習近平思想”的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