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俄羅斯 普京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習近平 普京 獨裁者帶毒的魅力

media
習近平與普京 網絡照片

強人正在湧現,自由民主在全球普遍性倒退。法國世界報分析,歐洲左派長期喜歡強人。毛在這裡一直享有聲望一直到1976年去世。在巴黎尤其如此。斯大林也曾經被像毛一樣尊崇,也不要忘了托洛茨基,他吸引了整整幾代活動分子。卡斯特羅的古巴也受到過尊奉。委內瑞拉的馬杜羅現在還在法國擁有效忠者。


該報指出,右派在這方面一點也不落後,他們有他們的強人。比如西班牙的佛郎哥,葡萄牙的薩拉查,或者對南美以及亞洲的一批獨裁者情有獨鍾,只要他們堅持反共立場。世界報的分析指出,舉這些例子是為了說明西方的自由民主:選舉,三權分立,新聞自由,持續擴大的個人權利,少數族裔的解放,沒有出自自發的一代人。今天西方國家的政體大部分是長時間緩慢演化的產兒,但是,一段時間以來,人們似乎程度不同地認同了這樣一個現狀。

1990年代後冷戰時期,以效率和穩定的名義,似乎沒有一個人再去為”偉大領袖“、為終身領袖或者其他形式的獨裁者的統治合法性辯護或者去做證明,人們似乎有了免疫力。

錯了! 世界報指出,自由民主,正在倒退。強人,這種我們以為即將滅絕的種類,重新復活了。世界經歷着民主的蕭條期。今天,與1990年代相比,至少少了三十多個民主國家,它們全部被威權統治取代。

『經濟學人』列出一個民主圖表,在一月份,曲線始終朝着一個方向彎曲,”民主繼續其令人擔心的後退“。該刊的版面覆蓋著獨裁者的頭像,習近平跟普京輪替,標題則為”世界最強大的強人“。歐洲也一點都不例外,匈牙利總理奧班,最近第三次當選,波蘭人卡欽斯基,是波蘭執政黨的頭目,這兩人,創造了一個新的政體:不自由的民主。

但是世界報認為,美國新總統特朗普也很少為民主價值辯護,這位共和黨人難以掩藏隱性的專制氣味,常常表現出對當代的一些獨裁者的欣賞。

究竟發生了什麼?該報分析認為一種幼稚伴隨着隨之而來的是虛偽。當柏林牆倒塌,西方宣告贏得了冷戰勝利,接着而來的就是資本主義戰勝社會主義,西方自由民主戰勝蘇維埃式專制,人們相信人類正生活着一個從未有過的時期。市場經濟和自由貿易作為有效而能分攤財富的工具將普世化,自由民主作為最有效和最人道的政體將逐漸取代其他政體。但是人們忘記了蘇聯的崩潰首先源於內部,不能自主的個體加之一個無能的統治階層的專制統治,經濟效益越來越差。人們忽略了西方以同共產主義作鬥爭的名義,與一些當時最糟糕的獨裁者交往,人們愜意地忘記了資本主義與最原始最粗暴的政體曾經相互很好地適應。

遺憾的是,自由民主沒有兌現後冷戰時期的諾言,它沒有像一道不可超越的政治地平線。它付出了自己的努力,但也犯下了重大錯誤,曾經對自己的原則不忠誠。2003年,自由民主國家最強大的代表,美國在伊拉克喪失了很大一部分信用。2008年,盎格魯-薩克遜金融資本主義自我殘殺,讓數以幾千萬計的人民失去了住房和他們的工作。
全球化大幅度縮減了南北之間,國家之間的距離,但是同時內部產生的巨大不平等使民主無所適從。這個時代的重大標記,新技術,難以控制的移民潮,媒體炒作下的環保,使得民主管理的藝術越來越困難,儘管越來越需要。

在以為全球化遺忘者辯護的言辭下面,專制的誘惑四處開花。情願與否,國際化的生活方式重新推動了民族主義,民族主義需要一個敵人,他們找到了”布魯塞爾“,移民,性風俗犯罪等等。這正是今天的匈牙利和波蘭實施的”非民主方式“。當然選舉是自由的,但是勝出者成了國家的老闆,破壞三權分立,掌控司法以及主要的媒體。砸碎自由民主確立的複雜的權力制衡遊戲規則。

我們相信柏林牆的倒塌,以為與意識形態的鬥爭已經終結,我們完全錯了。明日的超級大國---中國,以自信,征服者的姿態,在其國界之外無所羈絆地投資和放貸。1970年代以來首次,中國向世界吹噓自己的”模式“。在國內,習近平主席發動了一場與”西方觀念“的鬥爭。莫斯科和北京都否認西方認定的人權價值的普適性。他們重申國家主權原則,中國人和俄羅斯人要做的是使得獨裁統治合法化。

該報分析最後援引兩位“十分關注自由民主失敗”的法國學者Guy Sorman 和Pascal Bruckner的分析提醒,人們經常忘記了一個本質問題,只有通過自身的模範作用,民主自由才能迎接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