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政治 李克強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孫政才拜龍袍是篡黨奪權罪,習近平呢?

media
圖為中國主席習近平與總理李克強2018年3月3日出席第13屆全國政協開幕式 路透社照片

習近平充當終身領袖成為可能後,中國高層內部矛盾是否更加激烈?成為國際間觀察的焦點之一。


中共高層內部權鬥的殘酷性往往超意識形態鬥爭的激烈性。人們記憶猶新的是:習近平剛上台時的“習李體制”很快就變為了“習王體制”,而王岐山到點不下班創下先例。被“習王”以貪腐加篡黨奪權罪而清除的原定習近平“接班人”孫政才的罪過之一就是:他把一件龍袍掛在一個房間里每天朝拜。孫政才被整肅時,人們懷疑他下台是由於政治權鬥;如今中共在兩周間倉促強迫修憲也為孫政才未能“成材”提供了最好的註腳。習近平要把中國黨政軍一把手的位置坐到他不想坐的那天為止,因此,僅僅搬開孫政才這塊石頭還不夠。如果孫政才當初拜龍袍是篡黨奪權罪的話,此次習近平修憲為自己準備好一身龍袍則被他本人說成是體現了黨和人民的意志。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指出:腐敗的定義是以權謀私,這個“私”可以是金錢,可以是女人,但更厲害的是權力。習要攫取不受限制的專制權力,把天下都當成屬於他和他那個小集團的,這是最大的腐敗、頭號腐敗!這是所有專制帝王共同的一種心態,一種病態。

美聯社評論說:李克強雖然仍有望保住總理寶座,但很多方面早已大權旁落。習近平一方面設立了“全面深化改革”、“中央財經指導”等等小組,自任組長,另一方面,他的首席財經幕僚劉鶴預計將接任國務院副總理,成為國務院里習經濟政策的執行者。就在兩會之前,李克強的“大秘”、前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被宣布因嚴重違紀,被處以留黨察看一年、行政撤職,降為正部長級的處分。習近平最近罕見高規格紀念毛澤東的總理周恩來,也被認為是在提醒李克強之類的中共高官要像周恩來當年那樣識時務,效忠習近平。

有外國記者注意到:11日會議期間,習近平與坐在其左側的新常委、即將出任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栗戰書頻頻交談,但與坐在右邊的中共黨內排名第二的總理李克強極少互動。

在人大表決後的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追問: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是否會造成文革重新再來的後果,領導人交接之際是否會加劇權力鬥爭?但現場的譯員沒有翻譯“文革”這個詞,並且把提問中的批評(criticism)一詞譯成不同意見。接下來發言人的回答則否認有這種可能性說:你說的那種問題不存在,並表示世界上除了中共以外,沒有其他政黨勇於自我革命。真的是除了中共以外,世界上沒有其他政黨勇於自我革命嗎?可能這不僅要由中國官員自己來說。如果中共確實勇於自我革命的話,還會出現如此多的貪官污吏嗎?

香港中國政治評論員林和立表示,當局全面禁制反對聲音,是因為習近平“心虛”。習近平在9月29日成立憲法修改小組,名義上好像是諮詢,但其實是“只是說說、走過場”。而鄧小平在1982年提出的修憲,全党參與討論,胡錦濤2004年修憲前,花了約一年時間諮詢,其間容許中國的一些學者上書表達意見。但今次是甚麼也沒有,猶如習近平自編、自導、自演了一場戲,有些人說他今次修憲差不多是政變,由一個領導人集權,推翻鄧小平所提倡的集體領導,回到了毛澤東時期的“一個人說了算”,是“政治上的大倒退”,沒有人能夠加以制衡,決策會欠缺認受性,好像“復辟封建王朝”。

習近平通過修憲而謀求個人終身執政已經被全球媒體惡評多日,走過場的人大代表投票只是再次露醜,勇敢執着的駐京外國媒體記者仍然努力採訪更多的中國普通民眾,人大代表和政治異見人士,但非常困難。

法廣駐北京記者海克施密特(Heike SCHMIDT)表示,根據中國當局的宣傳說,“群眾”都一致呼籲修憲,刪除對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但這個說法沒辦法核實,因為警方禁止記者在北京街頭詢問行人對修憲的看法。海克-施密特本人3月9日在北京街頭就中國修憲議題採訪行人時就被警方阻擋,並遭短暫拘押,她被迫刪除了採訪的全部內容。但是海克-施密特還是採訪到上月曾致函北京55名人大代表,呼籲他們否決這項修憲草案的中國前《冰點》主編李大同。

法新社電話採訪中國政治異議人士胡佳,他認為: «習近平思想» 寫進中國憲法,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作用寫進黨章第一條後,政治異議人士就可能因為對共產黨執政的不滿意而被以違犯憲法的罪名。習近平對壓制個人自由,中國立法嚴厲懲處互聯網裡出現的異議人士,人權捍衛者們被判處重刑,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死在獄中。中共修憲“建議”在兩周前宣布引起民意反彈,網管立即刪除社交平台上的批評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