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東京專欄
rss itunes

日本政府為何對中國試圖實現主席“終身制”不置可否?

作者 東京特約記者 楚良一

就中國共產黨在北京召開十九大三中全會(2月26日-2月28日),中國官媒新華社曾發表消息指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建議,刪除憲法中國家主席與副主席“不得連任多於兩屆”的規定,輿論認為習近平是為其終身擔任中國最高領導人鋪平道路。

就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當地時間2月28日說,美國“密切關注”中國打算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的消息,美國認為,“強健的制度比個別領導人更重要”,諾爾特還強調,促進人權及民主治理,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要素,這也是一個穩定、安全的社會運作的必要根基,美國在全世界推動個人自由、人類尊嚴及全球繁榮的承諾,仍然堅定不移。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的談話,明顯是不贊成個別領導人終身執政,與此相對,日本對此的態度卻是不置可否。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日本時間2月26日上午的記者會上指出:對他國的內政不想發表評論,但是我們十分關注有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相關議論。

在想辦法延期現任領導人的執政期限上,日本最近的做法也與中國有相近之處,這也可能是日本政府對中國方面試圖修改憲法延長現任領導人的統治期限的做法做出不置可否的評論的一個重要原因,而且在這個問題上,作為中國的鄰國日本在先,說中國當政者在這一點上可能受到日本的啟發也是言之成理的一種推測。

為了今年秋天將進行的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2017年3月5日,日本自民黨大會上正式決定修改黨章,將總裁任期從“最多2屆6年”延長至連任“最多3屆9年”,為首相安倍晉三挑戰超長期執政鋪平了道路。在今年秋天的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和今後的國政選舉中若能連續獲勝,安倍很可能刷新首相任期的最長紀錄。在缺乏有力的“後安倍”候選人的情況下,安倍3選似乎已成定局。

日本的政權構成是議會制,又稱內閣制,其特點是議會對政府首腦(總理或首相)的支持,而這種支持通過兩種途徑落實:第一是議會改選後的多數議席支持;第二是政府首腦贏得議會的信任投票。因此,獲得議會多數席位的政黨或多黨聯合的議會多數勢力有組閣權,通常是佔有多數席位的政黨首腦擔任國家元首,所屬政黨如未能贏得議會大選的多數席位,政府首腦連同其內閣必須提出辭職,而未能通過議會信任投票的政府首腦,連同其內閣也必須辭職,由議會重新在席位居多數的黨派中協商選舉產生新的首腦與內閣。

而從現在的日本來看,日本自民黨是在日本議會佔有絕對多數席位的政黨,因此只要是以自民黨為中心組閣,自民黨的總裁自然就是首相,如果安倍希望長期擔任首相,不需要修改憲法,只要修改黨章就可以了。

1955年自民黨建黨時,總裁的任期是“1屆2年”。1971年延長至“1屆3年”,但1977年又恢復為2年。1980年,自民黨引進了對連任設限的規定,禁止3屆連任。這是由於連續4屆擔任總裁、在任天數達7年8個月(1964年至1972年),創戰後在任天數最長紀錄的前首相佐藤榮作被批“在任時間過長”、“權力集中”的緣故。2002年的自民黨大會上,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將總裁任期從“1屆2年”變為“1屆3年”,但是到了2006年,小泉總裁任期到期後,小泉不顧黨內元老們的挽留,堅決退任辭職。

安倍一直為修改黨章,延長總裁任期明裡暗裡在做工作,並對三選總裁多次表示出積極的意向。他的親信、幹事長二階俊博出面發言對此事進行輿論引導,另一位親信副總裁高村正彥擔任“黨政治制度改革執行總部”總部長,從2016年9月就開始為修改黨章,實現安倍連任在黨內進行討論, 並由該總部提出了將總裁任期從“最多2屆6年”延長至連任“最多3屆9年”的提案。

但是他連任三期總裁的企圖卻遭到多數國民的反對,共同社在2206年10月29、30兩日實施的全國電話輿論調查結果顯示,關於到2018年9月的首相安倍晉三的自民黨總裁任期,51.8%的受訪者認為“不延長為好”。

日本《每日新聞》今年1月20、21兩日實施的全國民意調查顯示,在問及對安倍3期連任的看法時,認為“應該連任”的回答為37%,而認為“應該換人”的為47%。

雖然民意如此,但是自民黨修改黨章,把“最多2屆6年”延長至連任“最多3屆9年”,這本身就是為安倍量身定製的,因此即使多數民意反對,恐怕也難以阻止安倍連任三屆首相,而三屆期滿後,安倍等會不會再次謀畫修改黨章,不得而知。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當局也就難以對中國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發表像美國那樣的不贊同的言論了。

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的難度有多大?

日本驚呼:美國將打響對日貿易大戰

日中韓首腦峰會聯合宣言“難產”內幕

美國沒把日本當做朝鮮問題的真正當事人

日本警察遭部下槍擊死亡事件震驚日本

日本熱議相撲界“歧視婦女”問題

美國對中國展開貿易戰 日本作何感想?

安倍搶在金正恩前面訪美和特朗普會談為哪般?

日本能夠阻止美國對朝鮮軟化嗎?

日本、大陸、台灣圍繞救災的恩怨由來已久

日中為什麼一面改善關係一面爭端頻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