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政治 民主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西方獻媚劉曉波病逝使中國海外民運頓成“孤兒”

media
資料圖片:2017年7月15日港人集會悼念日前去世的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圖片來源:路透社/Bobby Yip

美國外交家雜誌二月號的封面故事形容,中國的崛起已對流亡海外的異見分子造成一個猶如“孤兒”的窘境。這篇故事的題目就是《已成孤兒的中國異見者》,作者是中國赴美的一名前新聞工作者Han Chen,他在文章中訪問了一些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見分子和學者。


文章指出,去年7月劉曉波因末期肝癌病逝,對海外異見分子如胡平等人,是一個嚴重的打擊,猶如導航的北極星隕落。1987年1月赴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的胡平,視劉曉波為他們這群倡議中國人權的導師。

文章引述目前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的胡平說:“中國極之需要一個好像劉曉波這樣的標誌,現在很難找到一個取代他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對他的離世感到極度的悲傷。”

中國當局宣布劉曉波的死訊才幾個小時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的看法上了報章的頭版,他在巴黎舉行的20國集團會議的記者會上公開讚揚中國主席習近平是一個“很棒的人”。特朗普在同一天對劉曉波的離世發表了一項只有45個字的溫吞聲明,內容對劉曉波飽受牢獄之苦的遭遇隻字不提。這對流亡海外的異見分子猶如潑了一盤冷水。

文章指出,他們感到悲傷和憤慨之外,又要面對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如果中國人和外國領袖不再在乎他們的聲音,他們又有什麼前途?文章引述胡平說,答案令人反省。

胡說:“流亡海外的人在天安門事件之後,都樂觀認為中國共產黨很快就會垮台,因為到了90年代初,中國的民主運動擁有一股強大的動力,加上柏林圍牆和蘇聯的瓦解。沒有人可以預見共產黨不但克服了動蕩,而且還在國際上快速增長。”

文章提到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後在中共奠定了比美毛澤東和鄧小平的低溫,而為了達到他的“中國復興”的目標,人權和民主再一次成為了箭靶。此外,海外異見人士的社區,又經常相互傾軋。

隨着中國的經濟崛起,美國的企業競相向北京靠攏,企圖染指中國龐大的市場,當中包括蘋果電腦、谷歌和面書等新經濟的巨頭。

西方資本主義的民主國家,因此亦越來越不願意或根本不能夠就人權記錄等問題質詢中國,恐怕會因此傷害到跨國企業和投資者。

中國在海外流亡的異見分子當然不會忽視這個情況,中美兩個經濟強國你中有我的千絲萬縷關係,會終有一天將他們放逐,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

胡平說:“流亡海外的民主運動已是夕陽西下,因為美國現在所能夠做的一切,都只是裝模作樣,美國本來擁有的政治籌碼,已經為了投入與中國的貿易而花得七七八八。”

文章又引述西澳洲大學政治系陳傑博士說,海外民主運動一直都是多元化的。1989年9月,天安門民運流亡海外人士一起建立了民主中國陣線,並在25個國家成立分支,會員人數達到3000人。加上位於紐約的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這些海外組織成為了海外民主運動的主骨幹,但陳傑指出,今天所剩下的,只是當年的一塊碎片。陳傑估計,到了2013年,這個聯盟大約只有200個會員,民主中國陣線大概有100人,而中國民主黨分裂成為了8個支派。

文章指出,這個聯盟去年10月在紐約市皇后區舉行17屆會員大會時,只有零星的出席者,兩行座位幾乎也坐不滿。

文章又引述當年名列21個被通緝的學生之一的周峰鎖說,海外民主運動喪失了機構的支持,因為美國在中共鎮壓天安門民運之後,做了兩件錯事。首先,根據紐約時報報道,美國總統老布什派遣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在1989年7月訪京,當時他在燭光下與中國的領導人舉杯盡歡,並且告訴對方“我們今天此行是友好的表示,是為了恢復我們之間就國際問題和主要利益問題的重要對話”。

周峰鎖說,此舉等同向爭取民主運動而犧牲的人士落井下石。

其次就是克林頓總統在1995年恢復給予中國“最優惠待遇國”。克林頓之前曾經說過北京在人權問題上必須顯示“全面而有意義的改善”,才會作出上述的決定。

在天安門事件之後曾坐牢一年、然後在19995年赴美的周峰鎖說:“自1989年之後,美國透過裙帶資本主義與中國相互合拍。華爾街和他們將中國轉變成為一間龐大的血汗工廠,這種雙邊關係早就被基於商業利益的政治所決定好。”

周峰鎖以中美貿易龐大的貿易失衡作為一個最好的例子,證明美國已經過度依賴中國進口的便宜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