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太子黨 政治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新政協紅二代式微 習近平不再倚重

media
圖為北京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 網絡照片

剛剛出爐的中國第13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以往比較顯眼的一些人物,諸如毛澤東嫡孫毛新宇,前國務院總理李鵬之女李小琳都已出局。


這兩位因為常常引起媒體話題,故最醒目。其實,還有一些中共前領導人子女也已消失。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的女兒鄧楠、八十年代權勢僅次於鄧小平的陳雲的兒子陳元,中國前國家主席李先念之女李小林,中國前總理朱鎔基女兒朱燕來、任仲夷之子任克雷,十大元帥之首朱德的孫子朱和平、朱德外孫劉建。前人大委員長萬里之子萬季飛都不在名單之內,另外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妹妹江澤慧,江澤民的侄子吳志明也都“落選”。

當然,這一情形不光出在這次的政協名單,這次不過有點集中。“紅二代退潮”現象使得近幾個月有關習近平冷落紅二代的傳言再次喧囂了起來。

的確,人大、政協都被視為舉手機器橡皮圖章,但在不在其中,卻代表了黨國一體的政權給你發揮橡皮圖章作用與否的一種榮譽。因此,也頗可以從中觀察出一點政治氣候和最高領導人的心態。

八九之後,民間紛傳曾有鄧穎超與陳雲等人“還是自己的孩子可靠”的叮囑,因此在大力快速提拔老一輩領導人的子女進入高層,習近平也是其中的受益者。這些人不光在政界佔有位置,在商界更有紅色後代佔據半壁江山的說法。“中國新富家族”一文提及,在2009年中國三千家族財富榜總榜單中,“紅色家族”是構成新富豪的主體。另外,國際記者聯盟近年來針對逃稅天堂的大量調查資料也披露,中國紅色家族海外藏富情況十分嚴重。

紅二代形成了一個強勢的利益集團,對一個同樣出身於這個階層但集中了黨政軍大權的習近平是否更加有力還是反而會起到負面作用?這可能並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有分析指出,在習近平高度擁有權力之後,紅二代作為一個利益集團的存在反而對他有弊無利。紅二代龐大的財產,顯赫的身世,動不動鬧出一點花邊新聞,這可能並非給要以反腐讓世人刮目的習近平所樂見。紅二代中也有喜歡發表意見的,他們發出的不太中聽的聲音習近平也並不見得能聽得進去。據有的分析稱,關鍵的一個原因,是一些紅二代仍不甘於自身地位,他們有時不太謹慎的表現,反而有所妨礙習近平的籌畫。前一段有媒體就分析紅二代給習近平“壞事”,說“壞事”倒不見得,他們畢竟是“自家人”,礙手礙腳倒有可能。習近平現在還需要從他們那裡得到什麼幫助呢?他們的影響力,能力,忠誠度,比起習近平的之江派,西北派,以及什麼派都不太像但以個人超級吹捧能力赫然而出、一舉進入政治局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等人相比,恐怕很有距離。習近平更需要的是這些人,習近平尚未發聲,他們已見機行事,做得轟轟烈烈,比如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年前在北京大舉清除所謂“低端人口”,就是“揣測上意”的結果,儘管做得不太漂亮,但仍然很受最高領導人的欣賞。

網絡曾傳出,2016年10月18屆六中全會後,部分紅二代紅三代聯署致信中共政治局和習近平,要求就各項國策提意見,並要求允許他們成立由政治背景的民間組織等等,此舉並未獲得批准。另據報道,同年秋天,中共退休高官宋平曾代表中共中央與退休紅二代談話,要他們約束子女和親屬在經濟、金融領域的活動。

前不久召開了一個中共政治局黨內民主生活會,其中就有一個很醒目的要求,中央政治局的同志“要管好家屬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堅決反對特權現象,樹立好的家風家規”。這是核心對周邊的要求,是大權在握的習近平對自己以下的所有領導人的要求,紅二代豈可除外。另外,紅二代的薄熙來也時時被拿來作為反面教材。這都意味着,做紅二代可以,那是歷史賜予,覬覦大權不可。作為中國共產黨的核心,習近平更不希望他們“借自己的便利”隨便“妄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