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法國 政治 國際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訂單和聲明都不缺 馬克龍拒絕公開評中國人權

media
馬克龍(右)與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照 圖:路透 Thomas Peter

法國代表團與中方簽署184架空客訂單,馬克龍拒絕公開就人權問題表達對中國的看法。


繼1月9日法中籤署了空客A320型飛機產量增加的協議之後,愛麗舍宮在1月10日發布消息稱,法中已經簽署了184架空客A320-Neo新引擎型飛機的訂單,預計在2019年至2020年之間交貨,供13個航空公司使用。總統府沒有透露這筆訂單的金額,但法新社預計在180億美元上下。

當天早些時候,馬克龍在記者會上表示:“這批空客訂單剛剛完成的簽署,習近平主席已經向我確認了這一點。”馬克龍還表示:“習近平主席向我保證,將在未來數年間持續保持訂單數量,並保持空客與波音的市場平衡。”此前波音預計,中國在未來20年間將需要7240架商用飛機。截至目前,中國是全球航空領域第二大市場,也是空客與波音公司的影響力競爭市場。

有關不透露訂單金額的問題,愛麗舍宮表示:“像特朗普那樣做數據給人看沒有任何意義。”

今日在法國駐華大使館與在華法國人社團代表會面之後,馬克龍表示,因瘋牛病陰影,自2001年以來中國向法國牛肉產品施加的禁運令有望在6個月之內得到解除。

此外,總統府愛麗舍宮今日早間發布法中兩國聯合聲明,涉及27項內容,大略如下:

  • 法國與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按照聯合國憲章,致力於促進和平繁榮與可持續發展和全球安全,推動多極化、國際法和工人國際關係標準下的多邊主義。
  • 建設世界開放經濟,反對保護主義,促進公平競爭與經濟全球化,強化G20集團在全球經濟金融管理當中的作用。
  • 促進法中兩國貿易與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敦促世貿組織成員在透明度和補貼通告上按照多邊規範,維護多邊體系的牢靠度。支持出口信貸國際工作組制定指導原則。強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相關合作。
  • 按照國際人道法等和平框架,推動中東、韓半島、非洲等地區問題解決。
  • 支持聯合國框架內打擊恐怖主義與恐怖主義融資,2018年4月26日將在巴黎舉辦相關會議。
  • 聯合國憲章等國際法適用於網絡空間,推動打擊網絡犯罪與竊取知識產權等行為。
  • 深化環境保護和應對氣候變化合作。
  • 在世界環境公約框架下啟動中法環境年。
  • 在強化法中戰略對話的框架下,於2018年召開兩國發展援助工作組會議。
  • 中國重申支持歐洲一體化。兩國將繼續推動中歐合作2020戰略規畫,支持開放、透明、公平的貿易與投資關係,法中願儘快達成包含市場准入和投資保護的歐中全面投資協議。
  • 法國重申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在尊重彼此主權和自主選擇的發展道路等基礎上,繼續發展兩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 儘快落實第五次法中高級別經濟財金對話通過的成果,促進雙方貿易投資領域開放、強化企業競爭、企業透明、非歧視性准入的條件提供。
  • 深化包括英國欣克利角、中國台山核電站等在內的民用核能合作,期待核燃料循環後端雙邊高級委員會協議的簽署,推動2018年完成在華建立燃料處理、循環廠的談判。
  • 在航空領域,鼓勵空客和中方合作者在A330、A350、A380等機型上進行新合作的探討。中方願根據中國市場需要,繼續採購空客飛機。
  • 支持現代生態農業、食品加工領域合作,未來半年間將重點在法國牛肉進口問題問題上優先合作,並批准符合要求的法國豬肉和奶製品進口,並在禽流感防控問題上儘快推動相關禁令的解除。法中兩國將在今年於法國召開第五次農業合作會議。
  • 推進“中國製造2025”和法國“未來工業計畫”的對接。
  • 推進法中海洋衛星和天文衛星研製與發射。
  • 落實第三方市場合作聯合聲明。
  • 法國歡迎“一帶一路”的倡議。
  • 支持蓬皮杜文化中心和上海西岸藝術博物館共同辦展等事宜,繼續“千人實習生計畫”。
  • 以2018年為中國-歐盟旅遊年,促進旅遊合作,着眼北京2022年和巴黎2024年奧運會,促進體育領域交流。
  • 推動建立法中議員聯盟、強化健康老齡化夥伴關係,以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為依託,進行新發傳染病尖端聯合研究。
  • 統籌雙邊對話機制,推動跨部委綜合項目落實。
  • 平等原則上強化司法交流合作,建立對話機制。
  • 通過軍事部門互訪、防務戰略磋商等年度高級別交流,展開安全防務對話。
  • 促進成立法中企業家委員會。
  • 依據聯合國憲章,促進和保護人權和基本自由,在平等與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繼續歐中人權對話。

馬克龍在中國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以前往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參觀即將在今年發射的中法海洋衛星項目、參加中法氣候變化圓桌論壇等活動告終。被問及中國對人權的尊重問題時,他拒絕公開就此發表看法,並表示:“我完全可以對着法國媒體,向中國進行說教。這種事情已經有過很多次了,沒有產生任何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