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法國 中國 習近平 馬克龍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漢學家:為友誼長久 請馬克龍與習近平談人權

media
7月8日,漢堡G20峰會期間,法國總統馬克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 法新社

法國總統馬克龍周日前往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中國的人權問題再次被法國輿論提了出來。法國世界報指出,馬克龍訪問北京是在總體性戰略合作框架下進行的,可以想象這並不是一個最好的提出人權問題的時機。


人權組織月初赴愛麗舍宮

但是,一些法國學者在該報發表文章指出,希望馬克龍絲毫不要猶豫為習近平痛斥的普世價值辯護。筆名屠夫的人權活動分子吳淦上個月被中國以顛覆國家的罪名判處8年徒刑。中國指責他的罪名恰恰是在別處構建民間社會的基本權利。因此,吳淦本人被判刑時聲明對此“深感榮幸”。幾天後,被關押已經兩年的西藏母語保護者紮西旺楚被以慫恿分裂的罪名審判,紮西旺楚所作的無非是希望北京當局能落實中國憲法讓藏人孩子受到藏文教育。為此,紮西旺楚來到北京,試圖向央視介紹這一主題但遭到央視拒絕。紐約時報拍攝了這一過程,中國當局就把這一視頻作為“犯罪證據”。至於劉曉波遺孀劉霞,中國當局倒是提不出她犯下什麼罪行,但她的每分鐘的行動都處於嚴密控制之下。劉霞的朋友說,她希望離開中國。

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伊力哈木

元月初,在漢學家侯芷明要求下,愛麗舍宮幾名顧問接待了包括無邊界記者協會、人權觀察,中國團結等多個人權組織的代表。侯芷明認為馬克龍總統如此年輕,給人一種做事很實際的印象,她希望他能夠明確向北京指出人權問題。侯芷明認為,馬克龍完全可以直言不諱地提出劉霞的問題,既然當局找不出她有任何罪名。侯芷明還提出新疆和西藏存在的嚴重的人權問題。人權組織已經呼籲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遭北京判刑的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但是,愛麗舍宮稱他們奉行的原則是總統之行不對外公開任何具體步驟。一位總統顧問表示,“同中國如同其他國家,我們會談人權問題,但考慮到問題的性質以及實效性,我們不會對外界做任何形式的公布”。愛麗舍宮同時表示,本着法治與司法合作的精神,本次法國代表團的成員包括律師、公證人、執達官,這也是法國在人權方面所作的努力。

但是,許多法國學者認為中國侵犯人權的嚴重程度外界估計遠遠不足。外界對習近平一心一意窒息民間社會,對警方和司法機構幾乎是系統性的濫用權力缺乏認識。侯芷明表示,之所以如此向愛麗舍宮強調中國的人權問題,是因為在中國內部,中國領袖不斷地拒絕承認普世價值甚至向普世價值宣戰。

與中國發展關係理所當然 只是別忘了北京政權的性質

另一名漢學家白夏則認為,馬克龍將要與大權在握的習近平會談,所有想在國際舞台扮演重要角色的領袖都應該與世界第二強國維持關係。但是,要想使這一關係具有建設性,必須要懂得北京政權的性質。白夏寫到,在漢堡G20峰會期間,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死於中國官方的監禁之下。這是自希特勒把另一位諾獎得主關押至死至今才發生的第二件同樣性質的事件。劉曉波無非就是想生活在真實之中,深信面對建立在謊言之上的制度,最好的辦法就是抵抗。他要求終結一黨專制,尊重人的自由,然而他在關押中死去,而且所有敢於在中國向他致敬的人都遭到拘禁,他的妻子劉霞至今被軟禁。白夏希望,在漢堡一言不發的法國,但願為了法國的榮譽要求讓北京當局允許劉霞離開中國。

馬克龍會去大興縣嗎?

白夏認為,中國的經濟成就驚人,極現代的商業中心到處都是,但是,法國總統不會去訪問北京郊區大興,那裡,不久前發生過一場驅逐所謂低端人口的運動,把為建設北京付出心血的20萬民工在零下二十度的氣候下趕出北京。為什麼?只因為“低端人口”不應該在全球第二大強權的首都有自己的位置。馬克龍也不會去探訪為民工辯護的江天勇律師,王全璋律師,還有許多為弱者辯護的律師,他們於2015年7月九日遭到大舉拘押,他們被折磨,他們的家人難以與他們見面,他們有的還被迫在“央視認罪”。

法國學者指出,現在到處都在宣傳中國領導人為與氣候轉暖而採取的措施,但誰有了解哪些“癌症村”的受害者。人們對中國的大學建設讚賞不已,但不知道教授們都不能在課堂宣讀沒有經過黨委批准的外國文章。以反對歷史虛無主義的名義,北京正在擦去天安門屠殺的歷史記憶。習近平可能會跟馬克龍說,中國如同法國同樣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那麼,北京為什麼把中央民族大學的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判刑入獄?他恰恰在通過自己的努力組織維漢對話。

白夏認為,在習近平領導之下,中國進入政治倒退階段。從2012年以來,習近平開始組織個人崇拜,甚至把個人的想法作為思想寫入中共黨章,他手中的權力除了毛澤東以外高出任何一位前任。在十九大上,他完全與毛死後中國實行的改革路線相悖,強調中共對一切的絕對領導。強化公營,減少私營機構的地盤,嚴格控制資本外流。今天,中國在外投資的企業主要是國家企業,當你聽着習近平口口聲聲講着全球化多麼令人奇怪。

總統標榜說真話 請說真話

而且,中國通過開發人工智能,正在建立一種所謂的“社會信用機制”,這不僅是一種金融控制,更重要的是對每個公民政治和社會言行進行系統控制。對信用評分低的公民,包括異議人士,他們將不能把自己的孩子註冊進好學校,也不能住進好醫院。如果法國企業參與建設這一信息控制體制,這就等於法國在幫中國建設一個正如一位中國社會學家所描述的猶如奧威爾在『1984』一書中所描述的社會。

法國學者希望表明講真話的馬克龍總統,絲毫不要猶豫在習近平面前為普世價值辯護。要求北京釋放為言論為人權辯護的政治犯。中國需要歐盟,中國社會需要聽到西方領導人堅定地表述他們的原則。為了雙方建立起一個持久的友誼,必須向他的對話者說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