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東京專欄
rss itunes

為什麼日本希望中國再贈朱䴉?

作者 東京特約記者 楚良一

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12月28日在中國訪問時,在中國共產黨幹部培養機構“中央黨校”發表演講,呼籲應該進一步深化兩國在經濟領域的互惠關係,探索開展互補的高層次新合作的可能性。在講演中,他還談及日本指定為“特別天然紀念物”的朱䴉,希望中方再次贈送。

朱䴉在日本被視為一種聖鳥,在皇室某些重要儀式里,朱䴉羽毛是必不可少的供奉,也經常用在皇妃的和服上,日本普通民眾也非常喜歡朱䴉,但是由於環境變遷與狩獵等,朱䴉越來越少,瀕於滅絕。日本國內在朱䴉瀕臨滅絕的1981年曾捕獲僅存的5隻野生朱䴉,開始了保護活動。2003年最後一隻野生朱䴉“阿金”死亡,標誌着日本野生朱䴉滅絕。1998年中國江澤民主席出訪日本,代表中國政府向日本贈送兩隻朱䴉“友友”和“洋洋。2000年朱鎔基總理訪日,應日方要求又提供了另一隻朱䴉“美美”(給友友和洋洋當時唯一的兒子“優優”配對)。2007年溫家寶總理出訪日本,代表中國政府再向日本贈送一對朱䴉,於是,作為友好使者的“華陽”和“溢水”於2007年11月18日抵達日本。

日本方面把新潟縣的佐渡島作為朱䴉的生息地精心培育,目前已繁殖到400多隻。有200多隻在島上野生放養。朱䴉原本是候鳥,但是島上為野生放養的朱䴉提供飼料,它們就成了留鳥。

日本環境省2016年6月1日宣布,確認在新潟縣佐渡市一對野生朱䴉產下的2隻雛鳥已離巢。這是日本野生朱䴉滅絕前的1974年以來時隔41年首次有“純野生”雛鳥離巢,也是2008年放飛朱䴉以來的首次。

環境省2016年4月21日確認了純野生雛鳥誕生,為40年來的首次。到2016年6月1日為止共確認出生9隻雛鳥,其中7隻存活。此次雛鳥順利離巢,可以說放歸野生工作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還有另外200多隻生活在朱䴉森林公園。朱䴉森林公園有各種與朱鷺相關的設施,介紹朱䴉的歷史,“朱䴉資料展示館”展示很多關於朱䴉保護繁殖、回歸野生等的資料。在“朱䴉交流廣場”,可以在近處觀察到飼養在籠內的朱䴉。

按說日本現在的朱䴉的數目已經不少,為什麼還要向中國要求贈送朱䴉呢?

據報道,在二階一行去年12月24日開始訪華前的12月20日,新潟縣政府向二階等提出希望,希望中國政府能再次贈送或借給日本朱䴉,因為現在日本的朱䴉近親繁殖較多,缺少遺傳的多樣性。

而二階俊博之所以滿足了新潟縣的要求,除了上述理由外,還有政治上的考量。

二階俊博是日本自民黨中著名的“親華派”,在中國建立了廣泛的人脈,長期以來一直積極推動日中友好,他曾在2015年5月,在日中關係陷入低谷時期組織日本旅遊界、政界、地方政府等各界人士等組成的3000人規模的“日中觀光文化交流團”,他從去年12月24日開始,為參加日本執政黨自民與公明兩黨與中國共產黨的定期對話“日中執政黨交流機制第七次會議”訪問中國,他在會議上表示,日本將積极參与中國“一帶一路”計畫。

1972年,在日中邦交正常化之際,中國曾贈送日本一對大熊貓“康康”、“蘭蘭”,在日本列島掀起空前的“熊貓熱”,大大提高了當時日本的日中友好氣氛。

2017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2017年6月12日,東京上野動物園大熊貓“香香”誕生,在日本再次引起了空前的“熊貓熱”。

自197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以來,作為國寶級的友好禮物,10頭中國大熊貓曾在上野動物園安過家。他們分別是“康康”、“蘭蘭”、“歡歡”、“飛飛”、“悠悠”“、童童”、“陵陵”、“力力”、“真真”,“香香”是雌性熊貓“真真”與雄性熊貓“力力”之間所生,它們之間曾有一隻熊貓寶寶於2012年7月誕生,但出生僅七天就不幸夭折。“香香”是上野動物園首次自然繁殖成功並順利成長的熊貓幼崽,因此顯得十分珍貴。

“香香”(雌性)與母親“真真”12月19日面向公眾亮相,這將是29年來首次有在上野動物園出生的大熊貓與遊客見面,上一次是1988年出生的雄性大熊貓“悠悠”。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和中國駐日大使夫人汪婉等相關人士以及媒體18日先睹為快。

日本人爭先恐後希望看到“香香”,到今年1月底,“香香”將每天亮相2個半小時,由於希望參觀的遊客過多,參觀遊客通過抽籤方式決定,每天400組(每組最多5人)即最多2000人。12月19日共有約1.83萬組遊客申請,中籤率約為1/46,總共約1400人參觀。

據日本內閣府在12月23日發表的《有關外交的輿論調查》,在有關對中國的好感度的提問中,和上一年調查相比上升了1.9個百分點。

對於現在的日本和中國的關係的看法,認為“良好”為14.9%,,和上一年調查相比上升了2.4個百分點。

當然,對於中國和日中關係的日本國民感情的改善,與兩國政府及經濟界、民間等的努力是分不開的,但是“香香”的誕生和它空前的人氣,無疑也為日中關係的改善助燃,而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也是中國朱䴉來日20周年,作為自民黨中的“親華派”二階俊博,希望進一步改善日本人對華感情,如果真的能有新的朱䴉來日,也一定會為日中關係的改善助燃。

中國連續以“間諜罪”判決日本人為那般?

日本原自衛官持槍亂殺無辜強烈動搖居民安全感

大阪地震中兒童死亡暴露大量違法危牆

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的難度有多大?

日本驚呼:美國將打響對日貿易大戰

日中韓首腦峰會聯合宣言“難產”內幕

美國沒把日本當做朝鮮問題的真正當事人

日本警察遭部下槍擊死亡事件震驚日本

日本熱議相撲界“歧視婦女”問題

美國對中國展開貿易戰 日本作何感想?

安倍搶在金正恩前面訪美和特朗普會談為哪般?

日本政府為何對中國試圖實現主席“終身制”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