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社會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驅趕低端人口應驗科幻小說《北京摺疊》的夢魘

media
北京大興區重大火災事故後被當局驅趕而無處安身的未來勞工。攝於2017年11月19日。 圖片來源:法新社/RYAN MCMORROW

北京市委決定驅趕所謂“低端人口”遠離首都引起各方關注,而不久前的朝陽區紅黃藍幼兒園涉及虐兒案,亦對北京的中產階層造成震撼,無巧不成書,兩宗現實事件與2016年獲得“雨果”獎的科幻小說《北京摺疊》書中所描述的情節有驚人相同之處。


雖有網民將現實與小說聯想一起發表評論,但很快遭到刪文。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則以《北京的富與貧同樣感到驚愕》為題,指出現實與小說何其相似,經濟學人的評論更假借書中一名主角所言:“現在政府太混沌了,做事太慢,僵化,體系也改不動”作為結論,對中國改革前景的感慨做一註腳。

由清華大學學生郝景芳於2012年成文的科幻小說《北京摺疊》,在2016年獲得第74屆雨果獎最佳中短篇小說獎。雨果獎介紹這篇小說“構建了一個不同空間、不同階層的北京,可像‘變形金剛般摺疊起來的城市’,卻又‘具有更為冷峻的現實感’”。

書中內容的北京,是一個摺疊成三層空間的城市,大地的一面是第一空間,500萬人口,生存時間是從清晨6點到翌日的清晨6點。空間休眠,大地翻轉。翻轉後的另一面是第二空間和第三空間。第二空間生活着2500萬人口,從次日清晨6點到夜晚10點,第三空間生活着5000萬人,從10點到清晨6點,然後回到第一空間。時間經過了精心規畫和最優分配,小心翼翼隔離,500萬人享用24小時,7500萬人享用另外24小時。

經濟學人的評論指出,就像小說一樣,北京計畫在2020年要達到人口2300萬的指標,即比起現在只多100萬,為此北京正驅趕市內的弱勢社群:外來的農民工。有社運人士估計,過去5年被逐出首都和其他大城市的外來工人口已達300萬之譜。

北京“低端人口”社區發生致命火災後,市委書記蔡奇假借全市防火設施檢查,開始進行大規模的驅趕,流離失所的外來工人口,在嚴寒的氣溫下蜿蜒進入暗夜,尋找棲息之所。

在此同時,經濟學人的評論指出,較為富有的中產階層,即“第二空間”,卻為了一宗幼兒園的虐待醜聞而鬧得不可開交。收費昂貴的紅黃藍幼兒園有8個家長,發現自己的小孩手臂上有針孔,指控校方強迫幼兒服食藥丸,又讓“醫生爺爺”和“醫生叔叔”檢查脫光衣服的小童。這件事很快又讓人聯想到10月上海也曾發生類似的虐童疑案。

評論指出,現實社會上,中層階層所憂慮的與下層社會所擔憂的,猶如發生在不同星球的事件,互不關聯,但像小說《北京摺疊》的故事一樣,中下層的隔閡因為主角為了力爭上遊好讓養女進升學校而被打破,現實的互聯網平台也打通了兩個社會的對流。

評論最後指出,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最近舉行的黨大會上明確指出,國家正面臨經濟成長和分配不均的“矛盾”,並提到這是未來中國嚴峻的挑戰。評論表示,中共尤其害怕在城市出生的年輕外來工,他們的父母都是上世紀80年代來自鄉間的農民工,而這個族群可能成為社會穩定的威脅,因為他們沒有受到多少的教育,但卻欠缺了他們父母親與鄉下的聯繫,對一些男的年輕外來工而言,他們更可能在一個性別失衡的社會中找不到配偶對象。這些人就是被北京驅趕的一群。如果政府對他們的訴求只有壓迫的回應,很容易讓人想起《北京摺疊》書中主角所說:“現在政府太混沌了,做事太慢,僵化,體系也改不動.......等我將來有了機會,我就推快速工作作風改革。幹得不行就滾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