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明鏡書刊
rss itunes

習近平的十九大:未定之天,隨時生變

作者 索菲

中共十九大已經臨近,這是習近平首次完全主導的黨代會,海內外各方的期待和猜測達到最高點。最近剛剛出版的《中國密報》雜誌第62期,刊登了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與執行總編輯陳小平兩位政治評論家對十九大的電視對談文稿。我們《明鏡書刊》節目,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來做一介紹。

法廣:關於即將舉行的中共十九大,何頻和陳小平兩人都發表過多次評論分析?

高伐林:是的。他們兩人都是資深的政治評論家,對中共有多年密切觀察、追蹤,與中共許多高官和海內外眾多學者、媒體工作者保持密切聯繫,有十分廣泛的信息來源。遇到中共十九大這樣能集中剖析中共權力運作機制和未來發展趨勢的“窗口”,他們更不會放過,在“明鏡電視”許多節目中,都發表過看法。明鏡專門開設了一個《中共十九大》專欄,陳小平總編輯在這個專欄中集中採訪過許多政治學者、中共問題研究專家。這次何頻與陳小平的對談,是這個專欄的第九期節目。

法廣:這次對談,討論的主要問題是什麼呢?

高伐林:他們討論的正是海內外對中共十九大最關注、討論最熱烈的幾個焦點問題,簡而言之,就是:十九大人事安排,尤其是政治局常委的人選;“習近平思想”是否能進入十九大的黨章,並剖析了這些問題背後的博弈和習近平的困境所在。

法廣:關於十九大常委的人事安排,他們倆怎麼預測呢?

高伐林:您知道,何頻領頭的媒體,曾經在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召開之前,對未來的人事安排,做過預測,令世人印象深刻的是,準確率近乎百分之百。預測的日期越來越提前,從提前一周到提前一個多月;預測的範圍越來越擴大,從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員和軍委成員,從名單和位次到新領導層所有人士的具體分工。但是這一次,何頻說,他無法像此前三屆那樣準確預測十九大的班子如何組成。

法廣:這是為什麼呢?

高伐林:何頻解釋了原因:過去中共的新一屆班子,誰入選是有規律可循的。誰主導安排人事,候選名單中官員的派系歸屬、從政資歷、人脈資源、乃至年齡、素質等等,只要對中共高層人事安排的硬指標和潛規則,做過比較深入翔實的研究,就不難作出恰當的預測。但這次不同。習近平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具有企圖心,一上來,他用人就表現得急不可待,急速地、超常規地提拔重用了在浙江、福建任職時熟悉的舊部。例如,今年5月,中共宣布蔡奇擔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迄今既非中央委員,也非候補委員,而這個職務,歷來被安排為政治局委員。也就是說,蔡奇從一個普通黨員,在短短三年中起跳,竟成了副國級!

法廣:何頻與陳小平如何分析這一破格提拔的原因呢?

高伐林:那當然就是因為蔡奇在福建和浙江,曾經與習近平共事20年。類似的情況還有多起,例如最近有一個說法稱陳敏爾將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陳敏爾也是習近平的舊部,十年前在習近平領導下擔任浙江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習近平上任前後,他被調到貴州當省長,兩年多後升任省委書記;今年7月,他調到重慶當市委書記,這個職務也就握有政治局委員的入場券。

正因為這次習近平表現出打破硬標準和潛規則的種種企圖,到現在為止,真正確認下來進入政治局常委的“也就兩三個人”。

法廣:他倆在對談中提出一個什麼樣最可能的名單呢?

高伐林:陳小平說,聽得最多的版本是一共七個人,團派三個人,李克強、汪洋、胡春華,習派三個人,習近平、栗戰書、陳敏爾,再加一個現任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但是韓正,何頻認為有很大的變數。

法廣:為什麼何頻這麼認為?

高伐林:何頻說:韓正從資歷上,從與各個派系的關係上、從他的能量、能力上,被認為幾乎是最應該進常委的人選之一。但何頻指出,上海幫、江澤民勢力的萎縮已是必然趨勢,讓江澤民勢力邊緣化,是十九大主要特徵之一。而在2007年習近平從浙江省委書記任上調到上海主政時,代理上海市委書記的韓正居然不去親自迎接習近平,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避開了。雖然韓正後來對習近平表現了臣服,但是這個陰影是很難消除的。此外,韓正資歷相對單一,從來就沒離開過上海,個人和家族的貪腐據說也相當嚴重。這些問題加在一起,使他進政治局常委有很大變數。

法廣:何頻和陳小平兩位還討論了十九大的哪些話題呢?

高伐林:他們還討論了習近平的名字用什麼方式進入中共黨章?有各種說法:黨章上將寫入“習近平思想”,或者“習近平重要思想”“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從黨史上看,領導人名字進入黨章的,只有毛澤東、鄧小平,至於江澤民和胡錦濤,名字都沒進去,只是提到他們倡立的“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習近平的名字能在黨章上出現,那就是與毛、鄧並列的第三人。

但是在這個問題上,何頻與陳小平兩人意見分歧。

法廣:他們有什麼不同看法呢?

高伐林:何頻認為,在中共領導人眼中,連憲法都是一紙空文,何談黨章?習近平有什麼必要重視黨章上的某個提法、他的名字進不進黨章?就算寫進去了又怎麼樣,老百姓會認真看待嗎?何況,白紙黑字也是可以朝令夕改的!許多學者、評論家對這個問題那麼重視,這本身就說明他們對中國政治體系不了解了。但陳小平認為,開黨代會和修改黨章,確認的是一種象徵性權力,用之作為誰擁護我、誰反對我的站隊標準,從某種意義上說,其中甚至有政治陰謀的成份。何頻不認同這一說法:經過了這麼多年政壇浮沉,中共官員學會了中國和西方種種權術,鍛鍊出應對政治變化“朝秦暮楚”的能力,他們在某個特定時段表什麼態,又有什麼意義?

總而言之,習近平主導十九大,強烈表現出要鞏固權力  只有鞏固權力才能夠實現他的政治企圖。但是他面臨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他的力量與身在其中的這個體制的力量,哪個更強大?他能夠突破體制呢,還是最終受制於體制?這個博弈難分難解,所以何頻和陳小平認為:即便黨代會即將登場,但習近平的十九大布局還是未定之天,隨時生變。

“捧鄧貶習”是天真還是站隊的權宜之計?

中宣部滲透整個世代,美國這艘大船何時轉向?

“改革開放”的結果是改革真的已經死了

這個時代 有權的和有錢的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程凱先生批評,楊振武掌管時期的《人民日報》,幾乎就是給習近平辦的《順天時報》

揭秘記者《內參》對廣東改革開放初期的影響

習仲勛才是真正的改革開放設計者?

2000億加稅仍懸空中,特朗普也對中國放軟?

貿易戰或導致中國倒退60年,經濟社會全面軍管

“六四”是鄧小平一手策畫的政變?

中國又在大變前夕?政變民變還是官變?

北戴河大博弈:五股力量可能掀翻習近平

美國手握兩大殺手鐧,劍指北京人權問題

習近平懷有巨大不安感,元老倒習只是一種大眾期待

中美新冷戰——中國人民又被拉來墊背

中美貿易戰是剪羊毛之爭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

貿易戰開打,中國只有妥協才能贏

讓中國感受到更多痛苦,美國要打貿易戰

炙手可熱的金正恩能否為東北亞帶來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