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美國 中國 政治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白宮前總策略師班農香港演說前指“現中國是1930年的德國”

media
白宮前總策略師班農 2017年2月23日 路透社

政治立場以強硬反華見着的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phen Bannon)今天(12日)應邀出席一家證券商主辦的投資論壇,並將發表演說,在赴香港之前他分別接收紐約時報和哥倫比亞電視《60分鐘》的訪問時,儘管他已離開白宮另起爐竈,但仍不改其強硬反華立場,將中國列為“下一個開戰對象”,他更做了一個大膽的比喻,形容“現在的中國就是1930年的德國”。


德國在1930年極端民族主義澎湃高漲,野心家希特勒和納粹主義從而乘勢而起,為人類歷史寫下血腥的一頁。

據網媒立場新聞報道,邀請班農來港的是里昂證券(CLSA),這家香港券商數年前被國企中信證券收購。CLSA的投資者年會舉辦多年,是亞洲區知名的同類大型會議,每年都邀請到重量級人物出席演講,當中包括克林頓和格林斯潘等響噹噹的角色。

根據CLSA發言人表示,班農在港演說的主題焦點將放在“美國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和亞洲”的身上。

紐約時報稱,這次會議和演講是班農在離開白宮之後,開啟他的中國政策以及移民、貿易或稅收政策上繼續影響特朗普的努力。鑒於特朗普政府內部在中國問題上缺乏強有力的聲音,再加上它在策略上的不連貫,班農認為他能夠通過自己的影響,帶來改變,雖然他在白宮的記錄成敗參半。

報道指,在所有可供選擇的外交政策問題上,他把目光投向中國並非偶然。他曾在那裡生活,現在則把它視為美國最大的長期威脅。

班農說:“一百年後,人們會記得我們為阻止中國稱霸世界所做的努力”。他接收紐時的訪問,基本上已經預告自己在香港的演講主題。

他說:“現在的中國就是1930年的德國,它處於一個拐彎點上。它可以走這條路或那條路。年輕一代如此愛國,幾乎是極端民族主義者了。”

2016年3月,班農曾經宣稱“在未來的五到十年里,我們會在南海與中國開戰”。上個月,他在接受左翼雜誌The American Prospect的聯合創刊人Robert Kuttner採訪時稱:“我們正在與中國進行貿易戰。”報道指這是加速他離開白宮的很多不明智觀點之一。

紐約則引述班農說:“中國過去25年的模式是建立在投資和出口上的。是誰給它提供了資金?是美國的工人階級和中產階層。如果你不明白中國出口了自己的通貨緊縮和過剩產能,你就無法理解英國脫歐或者2016年的大事件。”

班農又說:“這是不可持續的,經濟關係的重構是必須解決的中心問題,只有美國能解決它。”

2005年曾在香港一家手機遊戲公司工作、並曾到上海經營網絡遊戲公司的班農來說,了解中國的動機的關鍵是研究中國的歷史,尤其是太平天國和文化大革命,“一切都是為了控制,他們認為到2050或是2075年,他們會是那個霸權國家”。

他說:“我們(美國)必須重申自己的權威,因為我們已經後退了,我們必須在經濟、軍事、文化和政治上重申自己作為真正的亞洲力量的權威。”

除了接收紐約時報的訪問,班農在香港演說之前,也接收了美國哥倫比亞電視台時事雜誌《60分鐘》的訪問。他披露:“特朗普單獨挑出中國是美國在世界舞台上30年來最大的問題,而美國的上流菁英份子就是這個禍害的始作俑者,我們並沒有跟中國就經濟開戰,而是中國跟我們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