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北美來鴻
rss itunes

揭秘加拿大如何幫助中國制定反家暴法

作者 蒙特利爾特約記者 潘衛

七月份曝光的加拿大外交部年初的一份報告對中國人權狀況惡化重點着墨,但也指中國“在某些方面有積極進展”,說“在與加拿大等國磋商後頒布了中國首部反家暴法”。更早之前,加拿大《國會山時報》(hilltimes.com)曾撰文介紹加拿大如何幫助中國制定反家暴法的細節,並引述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的話說,“在與中國政府討論人權問題時,反對家庭暴力具有政治上‘安全’性,中國也願意在這個問題上取得進展”。

家庭暴力長期存在於中國社會,只是人們很少提及,這種情況在2011年9月發生了變化,因倡導“瘋狂英語”而聞名中國的企業家李陽與美籍妻子李金的家庭糾紛在中國引發熱議,李金在新浪微博上控訴李陽對其瘋狂實施家庭暴力並要求離婚,照片顯示她被丈夫打得頭破血流,但警察卻置之不理。李陽後來公開承認毆打了妻子,但他以為中國文化傳統講究家醜不能外揚,妻子不應該對外人訴說。中國官方數據顯示約四分之一的已婚女性遭遇過家庭暴力,但很少有人向當局報告。

據2016年10月離任的趙樸大使透露,2013年被撤併的加拿大國際開發署(CIDA)在家庭暴力問題上與中國有多年的密切合作,1998年至2005年期間向中國婦聯提供了500萬資助,幫助加強中國各級婦聯、警方和中國法庭在處理家庭暴力方面的合作。在中國政府剛剛考慮要起草反家暴法時,中國官員就來與他接觸,要求他為中國立法者訪問加拿大提供方便。在加拿大方面同意後,中國官員得以近距離觀察加拿大政府、司法和社會服務機構是如何處理家庭暴力案件的。

在雙方的合作過程中,加拿大前總理喬·克拉克(Joe Clark)的妻子莫林·麥克提爾(Maureen McTeer)律師也助了一臂之力,她在2015年參加了加拿大駐華使館舉辦的一系列婦女維權活動,而這些活動是為紀念 1995年在北京舉行的聯合國第四屆婦女大會二十周年而舉辦的。

加拿大外交部資料顯示,由高級官員組成的中國代表團於2014年10月訪問了加拿大,與當時保守黨內閣的司法、婦女和公共衛生部門多次會晤,“從加拿大打擊家庭暴力的實踐中吸取經驗教訓”。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4年期間,約4%的加拿大家庭發生過家庭暴力,比10年前的7%有所下降。

趙樸回憶說,中國官員對加拿大有關濫用法律的定義很感興趣,因為這些行為事關調解和刑事處罰。加拿大外交部相信“加拿大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塑造中國法律的最終文本”,

因為加拿大為中國家暴法草案的前兩稿提供了修改意見,外交部稱儘管有“一些缺點”,但它是“重要的里程碑”。

2015年12月,中國全國人大通過立法,正式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並簡化獲得限制令的程序。這一法律涵蓋已婚和未婚的生活在一起的異性夫妻,以及寄養的兒童。適用範圍包括心理和身體虐待,但不適用於同性伴侶。

這也是加拿大外交部承認有“一些缺點”的地方,加拿大反暴力和反騷擾的法律適用於不同性取向的配偶,但中國法律並不承認同性家庭,中國官員對外解釋說反家庭暴力法沒有涵蓋同性配偶,是因為中國政府“尚未發現”同性伴侶間的暴力問題,但趙樸相信原因是中國政府還沒有準備公開承認同性配偶的法律地位。

儘管如此,加拿大外交部還是為中國政府“在起草法案的早期階段”就找加拿大取經感到自豪,趙樸認為“這是一個經過長期合作取得成果的好例子”,由於過去的成功合作,中國願意與加拿大政府討論反家暴問題,並從加拿大的法律中尋找“靈感”。中國方面對此也直言不諱,中國駐加大使館發言人肯定加拿大和中國在司法領域有“良好的交流”,並強調從其他國家的“良好立法經驗”中取經是中國的長期做法。

北京再捕加籍華人令渥太華再尷尬

豁免鋼鋁稅顯加拿大對美外交功力

北美來鴻—受挫的加拿大亞洲戰略

冰上絲綢之路對加拿大意味着什麼?

下一屆加拿大總理會是印度裔嗎?

印度華人在加拿大打破沉默要求道歉

中國會是蒙特利爾電影節的救命稻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