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美國專欄
rss itunes

劉曉波之死未能喚起西方世界對中國人權的關注

作者 舊金山特約記者 王山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中共政府的殘忍虐殺下死亡。當年李旺陽、曹順利被虐殺,未能喚起西方世界對中國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的關注,因為他們都是小人物:劉曉波不同,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政治分量,應是高於一位國家總統,但他被虐殺,仍未能喚起西方世界對中國人權的關注。

這個事實在德國舉行的20國集團高峰會議上得到充分顯示。會議7月7日到8日舉行期間,正是劉曉波在病床上與死神做最後搏鬥之時,但一連兩天的會議,西方國家的領袖竟然沒有一個人向與會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任何關於拯救劉曉波生命的問題,更沒有表達對中國人權的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有卑劣的讚頌六四屠殺的記錄,他不關注劉曉波和中國人權,在人們的意料之中。那麼德國總理默克爾呢?有報道說他在兩天的會議中,每次見到習近平都要提劉曉波,這一報道得不到證實,不足為信;令人相信的是:默克爾利用20國高峰會,拉近了自己與習近平的距離,雄心勃勃的打算取代美國,讓她領導的德國與習近平領導的共產中國聯手主導世界。法國新當選的總統馬克龍也令人失望,他也對劉曉波的生死與中國人權不置一詞。法國是中國六四屠殺後第一個庇護逃亡海外的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的國家,那時正值法國大革命200周年,密特朗總統把中國政治流亡者請上了慶典的貴賓觀禮台,高高舉起了西方世界關注中國人權旗幟,何其令人感動。而馬克龍上任伊始,意氣風發,銳意改革,卻在關注中國人權的問題上,無法望密特朗之項背。

冷戰結束後,歐洲盛行“政治正確”,歐洲的政治家們在宗教情懷下的憐憫、包容、接納、族裔與文化的多元化,庇護了無數進入歐洲便向他們的庇護者開槍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分子。十四億人口的中國的人權災難,問題之嚴重,不下於中東的難民問題。為什麼歐洲政治家們的“政治正確”施予中東難民卻罔顧中國人權呢?無非是因為關注中東難民不涉經濟議題,而關注中國人權將遭致經濟損失。看來“人權至上”,西方領袖也未必當真;一旦“政治正確”遇到經濟利益,“政治正確”也一錢不值了。

在美國、在歐洲,媒體的反響遠大於政府。美國議會對劉曉波與中國人權的關注,也遠比白宮、國務院來的真切。美國國會在劉曉波逝世第二天舉行聽證會。劉曉波病逝引發眾多國會議員強烈反應。共和黨議員麥凱恩說,這是中國暴行清單上的又一個暴行,美國不能再容忍中國對人權無處不在的侵犯;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指出:如果美國因為商業利益對中國的人權閉口不談,我們就失去了在世界其他地方談論人權的道德上的權威。但人們不見特朗普總統發言,他只是通過白宮發言人發表聲明說,對劉曉波去世深感悲傷和深切的哀悼,稱詩人、學者、無畏的活動人士劉曉波畢生追求民主和自由。但接着他便稱讚至死不放過劉曉波,執政五年將中國人權推入萬劫不復的習近平,是一個偉大的領導人,是一個才華洋溢的人,他做的事情是想要讓中國變得更好。

當六四屠殺後西方國家紛紛制裁中國,中國經濟陷入困境,鄧小平便斷言,西方國家很快就會回來,他對西方國家的政治領袖們一眼看透不無鄙視。而六四後二十多年來西方國家果然爭相返回中國,屈從於中國政府關於中國人權的所有禁令,幫助中國迅速經濟起飛,使它有能力反噬西方。

劉曉波的死亡喚不起西方世界對中國人權的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仍將惡化下去,西方世界仍將視而不見。劉曉波之死喚起的不是西方世界,而應是中國人:改善中國人權,不能寄望於西方,而只能靠自己。其實當年李旺陽、曹順利之死,便已對國人如此呼喚。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一個月,已聽不到控槍聲音,59名遇難者又白死了

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特朗普的“單邊主義”要走多遠?

“美中社會與人文對話”不該迴避的議題

習近平為什麼不來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

聯合國制裁決議如同廢紙,除非戰爭朝核問題無解決之道?

iPhone手機誕生十周年,蘋果公司走向輝煌,也走向危機

要不要拆除南方將領的塑像?美國人面對國家的歷史陷入困惑與痛苦之中

白人至上主義沉渣泛起,特朗普總統難辭其咎

話說中國領事館的海外華人“黑名單”

劉曉波逝世引發“和平理性非暴力”大討論

美國不是天堂但也不是地獄——章瑩穎案的題外話

在北京當大使不容易——寄語布蘭斯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