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政治 媒體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郭文貴爆習總要查王岐山王系傳媒財新網反爆郭醜聞

media
有影響力的中國傳媒集團財新傳媒 網絡圖片

被視為王岐山嫡系的大陸傳媒財新網20日刊登長文,大爆“絕非正常私營企業家”的郭文貴與國安和公安政法如何勾結致富的內幕,其中包括郭文貴在香港太古城為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購買了兩套合計200多平方米的房產,以取得馬建為他出面對付商業的競爭對手。馬建和張越兩人目前已經落馬並先後遭到調查。


財新網的報道,基本上是根據馬建在19日一段時長大約20分鐘的公開視頻中的招供,以及郭文貴當年的生意夥伴曲龍在2010年對郭的舉報。馬建自述了自己以國家安全部的名義干預,如何為郭文貴解決與合作夥伴曲龍的糾紛、如何幫助郭文貴違規低價收購民族證券、如何幫助郭文貴從網上刪除並制止媒體的負面報道,如何從郭文貴處獲得6000萬元(人民幣,下同)利益回報的部分過程。

在此之前,美國之音VOA電視部原本播放郭文貴的專訪,但不知何故,節目突然中斷,引起外界多番揣測。郭在訪問中指稱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要他調查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與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家族,還說是中國主席習近平下的令。

但財新網20日的報道,卻指控郭文貴通過非常規手段,依靠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張越、馬建多次以河北政法委、安全部的名義,或親自出面,或派員持安全部公函,幫助郭文貴在一年內全面收購民族證券。

財新網指出,結交馬建和張越,利用他們手中的特殊權力攫財,令郭無往而不勝;馬建所代表的安全力量,張越所代表的公安政法權力,給郭文貴帶來身份上的掩護。在馬、張二人被查之前,境內公開資料不能查到郭文貴的照片,一度營造了郭文貴背景深厚、能量很大的神秘光環。

財新的報道指出,究其本質,郭文貴絕非正常的私營企業家,他從來信用全無、負債纍纍,一直利用特殊公權力游離於法律之上,並靠這種權錢交易同盟傾軋商業對手斂財,來填補自身的資金黑洞。

財新的報道詳細介紹了郭文貴在馬建和張越的出面下,在僅僅一年內全面收購民族證券。2009年12月,郭文貴的政泉置業以2.91億元(人民幣,下同)受讓石家莊商業銀行持有的民族證券6.81%的股份。石家莊商業銀行當時是民族證券第四大股東,2009年12月在北京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出讓上述股權。但在收購過程中,為避免正常收購競爭和溢價,郭文貴藉助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力量,以國家安全部的名義,由河北政法委協調河北銀監局,將石家莊商業銀行持有的民族證券股權以協議形式低價收歸政泉置業。2010年6月13日,中國證監會批覆了這一交易,政泉置業方浮出水面。

到了2011年1月13日,首都機場將61.25%的民族證券國有股權於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掛牌價為16億元。這一價格被認為是“白菜價”。如按一年前政泉置業受讓石家莊商業銀行手中民族證券股權時的2.75倍市凈率計算,首都機場手中的民族證券股權至少應該值30億元以上。而首都機場所持民族證券的控股權,溢價本應更高。

報道引述一位熟悉民族證券的業內人士證實,在首都機場股權轉讓以及後續增資中,確實有安全部官員上門找到民族證券的主要股東,“稱郭文貴的公司是他們的合作夥伴,希望關照,價格低一些,以後不會虧待你們這些股東”,2010年底至2011年初,收購方案上報中國證監會,但在最後關卡再次遇困,因並不符合投資控股證券公司的資質,證監會遲遲未批覆。馬建再次出面,派人以安全部名義前往證監會協商,最終獲批。

報道指,以非常規手段取得民族證券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地位後,郭文貴將民族證券變成了提款機,截止2016年底,民族證券被郭文貴挪用的這20.5億元,迄今僅追回3億元。

郭在馬建升任副部長的2006年與之相識。郭文貴格外重視維繫與馬建的關係,曾嘗試給馬建提供色情服務,不過馬建有多名情婦,故不好此道,郭遂改為其他手段。例如馬建喜好工藝品,出差在外時總會帶一些回國,郭文貴就投其所好,積極為其買單;此外,他還給馬建購買住房,並通過禮金、“借”給馬建買房等方式行賄。

其中大宗權錢交易包括: 2011年前後,郭文貴在香港太古城給馬建購買了兩套合計200多平方米的房產;在北京,郭文貴曾兩次以“借錢”的方式給馬建及其親屬提供資金,先後購買了郭文貴開發的金泉家園6套住宅和金泉廣場的10套寫字樓物業,後又安排了回購,使得馬建及其親屬凈獲利2000多萬元。此外,郭文貴逢年過節給馬建的禮金少則一二十萬元多則六七十萬,合計也達到300多萬元;在馬建國外出差時,郭文貴則提供外幣給馬購物或買單,他還給馬建裝修房屋、訂做西裝皮鞋、給馬建留學美國的女兒交房租、安排馬建家人旅遊,可謂無微不至。

報道指,郭文貴在北京的主要建築項目盤古大觀和金泉廣場,地塊來自北京大屯鄉華彙房地產公司,並從該公司借得10億元前期建設的啟動資金。但郭文貴一直沒有還清借款,2011年左右,朝陽法院判決華彙房地產公司勝訴,凍結了郭文貴公司的賬戶以強制執行。在此期間,郭文貴公司工作人員因為一次誤操作,將一筆兩億元資金彙入凍結賬戶里。

郭文貴再次找到馬建出面。為此,馬建派人持函向朝陽法院、銀行和大屯鄉說項遭拒後,便通過關係將北京大屯鄉鄉長和華彙房地產公司負責人的孫永華等人的賬戶凍結,與孫永華談判,表示如果不退錢回來,孫永華也得不到,如若同意退錢,則可以獲得部分賠償。在給孫永華及其子施壓後,孫永華只得退還了大部分的款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