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公民論壇
rss itunes

“姦——性別傷害的文化符號”展封展後的故事

作者 瑞迪

2017年3月,一批中國男女藝術家圍繞針對女性的暴力主題的作品在法國巴黎女權天地(Espaces des Femmes)展出。展覽取名:“姦——性別傷害的文化符號”文獻展。如果說在三八國際婦女節這一天開辦針對女性的暴力主題的藝術展是正逢其時的話,這次展覽的特殊之處在於它是借巴黎女性空間一方天地,再現一次兩年前在北京被迫胎死腹中的一次展覽。2015年,由北京藝術家崔廣廈策畫發起的《姦:性別暴力傷害的文化符號》藝術展原計畫在11月25日聯合國消除對女性的暴力行為國際日啟動,但在開展前夜,展覽被中國有關當局叫停。巴黎的這次展覽因此定位為文獻展,既是展出部分當年參展的作品,也是記錄兩年前同名展覽在北京夭折的命運。

姦——性別傷害的文化符號

法廣:您是這個展覽最早的策展人和發起人。展覽的題目定為:“姦——性別傷害的文化符號”。能否解釋一下這個題目的意思?為什麼取這樣一個展名 ?

崔廣廈:因為繁體字的“姦”字 是三個“女”字疊加在一起,給人感覺是:三個女人是眾,三個女人在一起就變成了“奸”。還有很多帶“女”字偏旁的字都有一種污名化的(含義),就是說中國的傳統,所謂的儒家文化,都把女人看作污穢 、下作等等這樣的負面和詆毀、侮辱的代名詞,這非常違背當下的文明社會;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現象,人一共就有男人和女人兩個性別,尊重性別多元,包括尊重性少數人群,尊重每個人……其實女權不是一個性別話題,跟性別沒關西,它是一個尊重權利,尊重性別平等的一個活動。所以我們在〔2015年〕聯合國反對針對婦女暴力日舉辦了這樣一個活動,這也是中國藝術史上迄今為止男性和女性藝術家同更數量、平等參與的唯一的一次展覽,因為國內的很多女性藝術展 一般是將很多女性藝術家的作品集合在一起,沒有主題,有一個虛擬的、口號似的主題,比如什麼“玫瑰”之類的,都沒有很大針對性。我對性別話題和當代藝術有些研究,我認為花很多心思去辦這樣一個展覽是有一定意義的,但恰恰又被這個制度下的一些機構宣布停展了,後來國際上有很多人關注,這個事件因此發酵起來。我希望通過這次機會,能以藝術的形式,以我力所能及的形式,在中國和在歐洲的其他女性機構的幫助下,把這個話題、這個事做大,對每個人對性別暴力、性別不平等(的認識)有所促進。

男權社會:“女性也是幫兇”

法廣:您提到參加這次展覽的藝術家一半男性,一半女性,主題是性別傷害。在最初組織這個展覽的時候,您有沒有遇到過什麼困難?男藝術家是否願意為這樣一個主題創作參展呢?

崔廣廈:“這其中其實有過很多阻力,說起來我很心酸,因為男性、男權,在一個愚昧、集權的國度里,這是一個生存手段,是生存必須的思維模式,但這是錯誤的,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必然會導致很多惡果,但是女性本身呢,也都是男權思維,女性其實是幫兇。在參展的過程中,很多人認為,封展之後,很敏感,有些女藝術家非但不支持,還退出(展覽),當然也有一些表示支持,比如比較有名的藝術家肖魯。有些人怕出境的時候會被控制,被打壓,等等。一部分男性藝術家認為支持女性是好事,但是根本做不到,他們認為這只是一個口號;很多女性藝術家還是男權思維,認為只有討好和巴結男性、附庸男性權力才是生存之道,壓根兒就不反抗。雖然她的作品題材是這些,但是她們的所作所為卻是非常擁護男權的人,她們或許也沒辦法,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都不做事,不糾正,怎麼可能會……如果對不文明現象不發出反對的聲音,那就等於是站到了幫兇的一方。”

劫後異地重生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2017年巴黎文献展图片 site UAAF

在北京夭折的藝術展得以來到法國巴黎得益於她的法方策展人、法國亞裔藝術家聯合會會長何宇紅的推動,因為在她看來當局的封展行為已經使得這個展覽超出了展覽自身主題的意義:

何宇紅:“最初談不上什麼設想,就是一個機緣,正好認識了崔廣廈。我看了這個展覽之後很受感動,覺得這本來是件好事,卻被禁止了,很可惜,我覺得應該讓大家知道 這件事。在我看來,這個展覽的主題本來是反對針對女性的暴力,但被禁展之後,它就上升到了另一種暴力,那就是對人權的一種侵犯,所以,我覺得(到巴黎來展覽)很好,尤其是跟女性主義民主聯盟合作一起來(辦這次展覽)我覺得就更有意義。”

法廣:您提到被禁止展出使得這個展覽已經超出了作品展覽自身的意義,讓展覽上升到了人權的高度。近些年中國女權運動時常會遭遇打壓。女性權益活動與官方話語其實應該是吻合的,但2015年有女權行動派五姐妹被抓,這個展覽也是在2015年的時候被叫停,最近又有《女權之聲》的微博被封號……您怎麼理解這些女權活動受到的打壓?這些事件的發生是否只是一種偶然呢?

何宇紅:“不是偶然。我覺得中國現在在發展過程中,這樣的事情肯定都是會遇到的,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必須在各種事情的不斷發生中,社會才會進步。女權活動受到打壓,可能是因為它的這種形式不受共產黨歡迎,我的意思是說(這些活動)它可能比較聚眾,因為首先共產黨不喜歡人聚眾;然後,(這些活動)的表現形式比如會有裸露身體,中國政府也不喜歡。這種對於人類的表達方式的干預、干涉,就已經是侵犯人權了。看任何藝術作品,看任何展覽,我們應當看它的主題,看它的出發點。我覺得,要說中國和國際接軌,但這個展覽在中國被禁,(說明)其實並沒有接軌:為什麼看到這樣的作品會感到震驚,要禁止呢?!”

這次展覽場地的選擇也不尋常。女權天地(Espace des Femmes)集女性出版、書店、展廳於一身,隨法國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末誕生的各路女權運動團體——婦女解放運動而問世。延續婦女解放運動精神的法國女性主義民主聯盟參與協辦了這次文獻展。聯盟負責人之一伊麗莎白•尼古麗( Elisabeth Nicoli) 很希望這個一度在北京夭折的女權展覽在巴黎釋放出的光芒能夠折射回北京,讓這次展覽能夠重返中國:

Elisabeth Nicoli:“當然,對於我們來說,在世界各地,無論是在法國,在德國,還是在智利,在美國,當然也在中國,讓女性權益,女性的自由,女性的獨立得到尊重很重要。我們女性解放運動的非政府組織曾幾次前往中國,特別是在1995年北京聯合國世界婦女大會那一年,單就我們這個組織就派去了一個五十多人的代表團。那一年有各個國家的四萬多女性(去北京)參加活動。這一點非常重要。這讓我們認識了很多中國女性。所以,我們今天很榮幸能夠在這裡讓這個一度被禁止了的展覽重現光芒,希望法國女性,特別是法國這個象徵著人權的國家,能夠幫助這個展覽重返中國,讓中國最終尊重女性的力量,尊重女性的權利。我們很高興這些參加展覽的藝術家們堅信女性的民主力量。”

“女權即人權”

這次文獻展展出的只是那次北京夭折了的展覽的部分作品。這是法國第一個中國女性主義藝術展。如果說手舉炊具的自由女神雕像再現的仍然是女性走出家務分工的傳統主題的話,北京藝術家嚴正學的林昭雕塑圖片則凸出了一個不畏政治強權的女性,而藝術家區志航的俯卧撐系列攝影作品、藝術家俞心樵的“校長,開房找我”等作品則是對一系列引起廣泛關注的社會事件的記錄。如果說受害人是女性的話,作品所反映出的抗爭則已經超出了性別範疇。

崔廣廈引述前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1995年在北京聯合國世界婦女大會上提出的口號:女權即人權。

崔廣廈:“女權就是人權。我之前看到過一個俄羅斯視頻,公開侮辱女性,和(在)中國(可以聽到)的說法是一樣的,什麼“沒有貞操的女性是垃圾桶”、呼籲女權、呼籲性開放、呼籲兩性平等和解放、不婚主義等等,就是人可以有的權利,它(視頻)都認為是很污穢的,認為這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的陰謀 ……我覺得這非常荒唐可笑。集權國家的特徵就是這樣,他們畏懼人性,畏懼性解放,畏懼每個人關注切身應該有的權利,所有跟權利、權益有關的(努力)他們都會阻止。集權社會本身就是想讓人每天活得很壓抑和痛苦,讓住房、性生活這類的(基本權利)都很難得到,讓人們在追求這些的過程中消耗大量的人生志向和理想,從而達到他們統治目的。”

“姦——性別傷害的文化符號”巴黎文獻展由法國女性主義民主聯盟、法國亞洲藝術家聯合會和中華獨立藝術家同盟聯合舉辦。2017年3月8日起在巴黎啟動,直到3月30日。展方計畫在今年年底新的聯合國消除針對女性的暴力國際日活動到來時,在巴黎推出那次展覽的300多件作品,並由此而走向世界。

“姦——性別傷害的文化符號”文獻展地址:

Espace des Femmes
3月8日至3月30日:每周二至周六下午對公眾開放
35, Rue Jacob, 巴黎六區,
地鐵站:4路線 Saint Germain des-Prés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2017年巴黎文献展部分作品集锦。 site UAAF

王怡: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廖天琪談聯合國普遍定期審查制度及其約束力

陳破空:中共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的算盤將會落空

陳破空:中國在中美新冷戰格局中相形孤立

孟宏偉事件意外成為中國人權現狀新案例

夏明談新疆:剝奪一個族裔的傳統並摧殘他們的文化,是一種文化意義上的種族屠殺

郭育仁:美印太戰略之發展,台灣難脫干係

陳破空:孟宏偉事件背後的中國政治黑幕

夏明:美國大法官的任命將直接影響最高法院的未來走向

郭育仁:中美戰略關係調整使台灣對美國變得非常重要

夏明:如果中期選舉帶來強烈信息,白宮運作有望改善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馮崇義:中國的統戰正削弱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潘永忠談中國新聞媒體曾在胡耀邦時期一度復蘇

潘永忠 :警鐘長鳴:防範“文革”惡夢重演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旅法學者張倫的法文版新書《失去方向的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