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朝鮮 金正恩 法國 中國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法國同學眼中的金正男

media
金正男1981年時跟父親金正日坐在沙發上留影,背後是他的姑姑及表兄表姐。 法新社

金正男元月份最後一次來巴黎時,巴黎的朋友們絕不會想到一個月後他會在馬來西亞遇害。身材微胖,面貌尋常的中年男子金正男,如果不是遭遇離奇毒殺,他的絕大多數法國朋友註定不會知道他就是本應繼承獨裁者父親大位的那個人。也就是通過這一讓人不可思議的如同警匪小說一般的悲劇故事,他的許多朋友們才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


金正男在馬來西亞機場準備登機前往澳門時遭遇毒手的消息,朝鮮人民並不清楚,僅僅幾分鐘,這一消息就傳遍了世界。弒兄,這一古老的王朝故事重演,讓許多人吃驚不已,吃驚於金正恩這位剛過三十歲,擺出一副“獨得天下”神氣的同父異母兄弟如此殘忍,對一位已經失寵且四處躲避的兄長仍然不肯放過。對於法國認識金正男的朋友來說,除了驚愕外心裡則是另一番滋味,金正男不遭毒殺,他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法國『世界報』就此採訪了幾位金正男生前的法國朋友。不過,『世界報』採訪的五位在不同階段認識金正恩家的朋友, 都拒絕拍照,他們不願意公開見證那段歷史。“他們可能擔心會發生不測” 。

畫連環畫高手

德爾菲娜是在臉書高中同學圈得知了這一兇訊。這位少年時代的同學,今天生活在法國布列塔尼。她與他2007年重新取得了聯繫,她一直以為他姓“李”(Lee),因為他那時候使用這個姓。沒想到,2月14日,所有的廣播所有的電視都在不斷地播放着的那位遇刺的人竟會是他。

既不是在他們一起相處,幾乎每天見面的青少年時代,也不是在他們最近的電話談話交談中,“李同學”告訴了她自己的真實身份。而是在14日這一天,打開臉書,讀到朋友圈的文字時,她才知道,自己原來是地球上最令人恐怖的獨裁者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弟的同學。

他的真實姓名是金正男。他曾經是主宰朝鮮將近七十年的金家王朝的繼承人,然而,2月13日這天,他在吉隆坡廉價航班機場—二號機場,準備登機前往自己的住家--中國澳門時,突然遭遇兩位年輕的女子施毒,其中一位向他臉部施毒的很漂亮的越南女子,身穿寫着“LOL”的白色T恤衫,多麼殘忍的諷刺。

德爾菲娜與“李”是差不多在少年時代快結束的時候結識於日內瓦國際學校,大約是在一九八零年代中期。當時,他的父親金正日已被其祖父金日成放在朝鮮勞動黨領袖的位置上,正在為某一天繼承父位做準備。金正日於1994年等來了這一天。

謹慎的瑞士對於朝鮮的權貴們是一個理想的既能擺脫蘇聯枷鎖又讓子女接受高質量的國際教育的國度。年輕的金正男對自己的家譜身世謹言慎行,這裡高級外交官子女雲集,他的朋友也不會多問他什麼。德爾菲娜記憶最深的是他特別具有繪圖才能,“再加上他的幽默感,他完全可以去畫連環畫”。

德爾菲娜第一次有點吃驚 的是在臉書朋友圈,她的李姓朋友在臉書上自我簡介時使用了“金哲”這一名字。後來才知道,他在吉隆坡機場被毒死那一天使用的朝鮮護照上面寫的也是這個名字。德爾菲娜當時問他,“我怎麼稱呼你才好?”他讓繼續按原來那樣叫他。

遭放逐的王儲

李的真實身份就是一個父親金正日有了新歡之後而遭放逐的王儲,金正日與其父親金日成的遺體今天都被安置在平壤巨大的陵寢“太陽宮”供朝鮮人瞻仰。每個瞻仰者都必須俯拜三次。但是德爾菲娜相信:“如果我的同學當權,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 。金正男溫和、文雅、開放,喜歡交朋友。

金正男的母親成慧琳,是朝鮮六十年代的一位名演員,儘管家庭“出身不好”,父親在朝鮮戰爭爆發時是南韓的“地主‘,但因她非常漂亮,沒有逃過金正日的眼睛,他當時擔任朝鮮勞動黨文化和藝術部門的領導。金正日在文化部任上出了一點小名的是寫了一部沒有任何人翻譯的『電影藝術理論』,以及綁架了一名韓國男演員和一名韓國女演員,據說這樣做是讓他們來提升朝鮮電影的水平。

金正日要已經結婚的成慧琳與作家丈夫離婚,他本人也於1971年與妻子離婚。成慧琳為他生的第一個孩子就叫金正男,金正男出生後在差不多四年的時間裡到處掩藏,因為金正日怕父親金日成知道的原因有兩個:娶了一位離婚女子,而且是敵國韓國地主的女兒。

金正恩與成慧琳真正斷絕關係是在他又勾引了另外一個名叫高英姬的舞蹈明星,在金正男出生兩年後,1983年,高英姬生了一個孩子,取名金正恩。

成慧琳和高英姬就這樣成了對手。在平壤生活的時候,兩家生活的宮殿被隔離開來,避免任何相會的可能。兩位同父異母兄弟也從來沒有有過真正交流的機會。金正男後來對一位真正知道他身份的朋友吐露,他只是見過一次他的弟弟,只這一次。而且不是在朝鮮,是在日內瓦的一座賓館。 這時候,金正恩也來到瑞士學習。

莫斯科的法國中學

在來日內瓦之前,金正男在莫斯科學習。俄羅斯是一個”兄弟國家“ ,“叛逃”的情況不會發生。在莫斯科,金正男在法國中學上小學,金正男因此掌握了法語。一位他當時一起上小學五年級的法國同學還記得,那時他使用的姓氏是“Ri” , 住着莫斯科一座大樓里的整整一層, 在他的房間里,他向這位法國同學展示他的名表,名鋼筆,還有整整一箱錄像片。記得他非常喜歡功夫片,有十幾個僕人伺候他和他的表妹。他們有自己的奔馳汽車和自己的司機。他的不願公布姓名的法國同學回憶說,當時他感到很驚奇,Ri為什麼不在父親身邊,而是單獨在莫斯科生活。

年長以後,他重新回憶這段生活,曾以為Ri可能是朝鮮主管金融高官的兒子,因為很有錢,他從來也沒有想過他就是金正日的兒子。2016年5月,通過臉書他們重新獲得了聯繫。但金正男並沒有吐露真實身份,自稱自己是在銀行工作,來往於北京、新加坡和澳門之間,還向他寄了一張他的兒子的照片。

兩個家:一個在北京 一個在澳門

金正男2010年在臉書上有點得意地說自己“生活在亞洲的拉斯維加斯” ,旁邊配着一幅站在澳門最大的賭場門前的照片。顯然,這是一位旅行家,他的舉止與平壤的閉關鎖國形成鮮明對比。熟悉的知道他有兩個家,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澳門,他還有一些情婦。遠離與世隔絕的朝鮮,他在國際上有一個自己的朋友圈。

金正男應該是在發生了一次代價昂貴的事件後在前葡萄牙殖民地、1999年回歸中國的澳門安下家來。事件發生在2001年,他在東京機場被截留,當時手持一份多米尼加的假護照 ,護照上的名字叫“Pang Xiong”,音譯成中文是“胖熊”。身邊還帶着一個四歲的孩子。據他稱是想帶著兒子去東京迪斯尼樂園遊玩,此時,日本與朝鮮的關係壞到了極點。有消息說,日方扣押金正男是因為得到一個來自新加坡的告密,這個告密行動也許同金家權鬥相關。據信,這次金正男訪日時被日本扣留並遞解出境,使他完全失去了繼位機會。

不過,在這個時期,他仍然可以偶爾回到平壤。於是他被美國懷疑幫助朝鮮洗錢或者通過澳門向朝鮮轉寄非法交易的錢款。但是,2003年逃脫,之前在新加坡以辦保險公司名義替朝鮮籌措資金的金光金認為,就其所知,金正男 與其說為朝鮮尋找資金,還不說是為自己打發日子籌款。

最後的日子

就在日本海關被扣押見幾個月,金正男陪同父親金正日訪問北京,金正日把他介紹給中共高層。這是2001年元月,當地媒體給他起了一個外號“小將軍”,此刻,他被看作是父親的當然繼承人。

然而風向轉了。他喜歡吃喝,喜交女友,常常在賭場出現讓平壤頭疼。他對五年前在新加坡會面的一位一直到最後都保持聯繫的法國女友說,他在日本海關被扣,相信是平壤故意策畫的讓他敗壞名聲的一招。

根據金正男自己的說法,這是金正日的第二個妻子在背後操縱的結果。此招很成功,越來越明顯的是,她的兒子金正恩準備繼位。金正日死後,金正恩擔任勞動黨總書記,2011年金正日病死,金正恩上位。

父親死後,金正恩上位,阻擋任何人與其競爭。金正男的處境變得異常困難。前面這位女士在金正男遇害前一個月還在巴黎跟他見過面。她對記者說,金正男從來不向朋友們吹噓自己的父親如何如何,給人感覺他作為獨裁者的兄弟,很不自在。金正日死後,“他知道自己和自己家人的處境危險”。2012年,南韓情報機構披露,金正男逃過一次暗殺,隨後他寫信給金正恩,祈求繞過他和他的家人。2013年,他們的姑父,親中國的張成澤被處決後,威脅更加臨近。在這種背景下,法國決定,派貼身警察保護金正男在法國勒佛爾留學的兒子金韓松。

金正男決定派兒子到法國留學,並不是一個偶然隨意的決定。從他青少年時期進入莫斯科法國中學讀書,後來到日內瓦讀大學,金正男對法語世界有一種特殊的情感。2013年,他在臉書寫道“我想念歐洲”。已故法國歌唱家賽日.甘斯布(serge gainsbourg)是他最喜歡的法國歌唱家之一。

最後一位同金正男見面的法國女友說,金正男多次來巴黎,每次來他們都要見一面。最後一次是上個月,元月份。每一次都如其習慣,他都是到了巴黎後,才告知巴黎的朋友。